六月恋歌

我从海上回来,途经故乡不知名的小河,
河水在陆月的阳光下缓缓流淌,寂静无声。
鱼儿也趁着河水转弯的间隙,短暂的跃出水面,
看一看刚从海上城市回来的姑娘。
它们或许也听到一些关于我的风声了,
知道我从壹月走到拾贰月,从寒冬走到另一个寒冬。
惊讶于我以前每次路过此地,都匆匆而过。
对河边盛开的野花和黝黑的泥土不闻不问,
我这次居然鼓起勇气,驻留在河边,
静静的望着熟悉而陌生的水面。
河水缓缓流动,轻轻的绕过一个弯,再一个弯,
后面的水被前面的水牵引,沿着河道顺流而下。
不知何时开始,妈妈把我介绍给她的朋友,
她说他有理想,有事业,前途光明。
若我们能够得到他的一点帮助,
那也会让我和她过上不一样的生活。
妈妈的话自然无须怀疑,
妈妈的朋友当然值得信赖。
他端庄慈祥,他和蔼可亲,
他经常在新闻里露面,也在表彰大会上发言。
每当我觉得疑惑的时候,
妈妈和她的朋友围着我,哄着我。
跟我说通往前进的道路是曲折的,
早晚要过这道关,挺过去就是艳阳天。
于是我常常被邀请参加他们的活动,
初始的疑惑也慢慢被一扫二空。
邀请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
欢乐从一个晚上转到另一个晚上。
我时常沉醉在美言之中,
慢慢忘却了庞大的身躯在我背上挥汗如雨,面目狰狞,
每当我再次疑惑的时候,总会听到一个声音悄悄的说,
这是通往幸福之路,我要心里有数。
得知世间居然有人对此说叁道肆,
我不禁哑然失笑。
我不会与他们辩论,也不与他们大吵大闹,
慈祥和关爱已在我的身体里留下了血脉。
他的血脉也早已幻化成人形,
成长为业界泰斗,现在声名远播。
他会利用最趁手的武器让任何污蔑和不公正颤抖,
在复杂的舆论环境中,为他慈祥的父亲正名。

2 thoughts on “六月恋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