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稻子

已是九月的最后一天

也过了收割稻子的时光

我突然想起来

稻子的金黄

没有收割机的时代

每逢九月

我都期待着

期待着随你下乡

想到的太多太乱

讲不完的很长很长

弯弯的镰刀

宽宽的胸膛

你低头弯腰,手拿镰刀

时不时动下头上的草帽

我在大树荫下乘凉

偶尔四处跑跑

弟妹们都喜见到我

带着他们戏水、捉虫、吃冰糕

那一次我们捉了好多蛇

无知无畏,恐惧也败给了欢闹

坤德拉 2008-09-3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