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航的鸡

今天我想讲一个离奇的故事,

这故事的主角不是红尘男女

也不是充满神秘精力的武士侠客

它是我多年前养饲养的一只公鸡。


我已经记不得它的来路,

若非要给她一个神秘的出处,

我愿意相信,它拥有悠久的家世,

最出名的祖先应该是,那只可以每天产一个双黄蛋的芦花鸡。


那时的早上,

姥姥拄着那根锈迹斑斑的深色拐杖

贴着墙去从铁笼子里面,

取出那颗珍宝。


若有人问起,

你来自故乡,同辈及祖上都生活在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年迈的爹娘翘首以望

为何你偏要驶向远方。


故乡虽然还是那片土地,

确已经不是原来的故乡善恶不分,

正义的使者也日渐趋于彷徨。

我那美丽的家乡,

经历多年前的一把火烧

如今你看到的只是表象,

实际上早已千疮百孔,鬼魅成行。


我依稀记得你被宰杀的那个下午

天气出奇的晴朗,

夏日的余辉照耀着大地

罢市的菜市场蔬菜叶子残叶狼藉
鱼腥味,卤肉味也在日光的照耀下愈发浓重,

路过的风都禁不住掩鼻而行


小主飞快的从棚子外面跑来

人未到,响声先声夺人

爸爸爸爸,今天过节

邻居家杀鸡,我也想喝鸡汤。


看家里那只公鸡平日里笑脸西皮

来往的过客借避其锋芒,不敢过于得意,

利嘴能够将铁皮钻破

去年不小心路过的野狗

眼睛竟被其出其不意的啄瞎走起路来,

炖起的汤 味道肯定也无比惊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