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萤火

从一片叶子飞到一片叶子,

从一个树落到另一颗树,

虽生活在丛林之中,

却只在没有月光的时候才悄然启动。


吞下冰冷的露珠来抵挡饥饿,

加上连日的练习,你依然可以重燃这时节应有的辉煌,

你展开翅膀,压着夜色低速飞行,

是的,这一晚就要绝唱,否则就不配再谈希望。


月光被云彩遮住一半,

这里比白天更热闹,

饱受日光照耀的虫虫草草,

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参与寻找和被寻找。


距离最好的日子已经晚了两周,

萤火虽然辉煌中却也一天比一天荒凉,

因为来得太迟,所以不能再等,

但月光依然明亮,你不得不继续观望。


树影随风,也与月光互动,

三三两两的叶子掉落,

地面上的呼吸声悉悉索索,

情节也不怕被添油加醋的传播。


两匹黑马如白天一样专注食草,

全然不顾这几天的变化,

不注意周围的人又怎会唤起周围人的注意,

生活有草,但不应该麻痹了属于敏感的细胞。


蜘蛛躲在精心准备的网下伺机出动,

期待今晚有几个冒失鬼在欢乐中坠落,

不过若不是黑马上次的一声尖叫,

恐怕你早就命送这妖精之口。


经历过死亡,激情无法被轻易挑动,

谁想到你这次一击即中,

自然赋予萤火的时光相当短暂,

死亡紧随着高潮,转眼就会来到眼前。


一个队伍中的醉汉酒氣熏天,

几乎要打破这黑夜赋予的刹那浪漫,

不过你为何在离开之前冲他撒了一泡热尿,

难到是想他品味你在空中哆嗦的味道?


到达此地的人们普遍温情可爱,

在寒夜里甘愿被满山的夜色包围,

萤火的队伍在眼前飞起落下,落下又飞起,

星星点点的神秘让他们不虚此行。


独来独往的飞行侠,

习惯了撒到脚下的一波又一波狗粮,

你侬我侬的小伙伴们,

在朦胧的夜色里往往最为夸张。


为了达成目的,前来的人们很小心,

静静的在小道上分头前进,

La Cabaña的吊灯也在约定好的时间一起关掉,

一颗萤火一闪而过,或许根本不懂这样的温情。


喜剧总随着悲剧,

同样是羽化在丛林里成了萤火,却有死有生,

知晓原因的人们笑声不断,

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最后,以一个人的笑场而告终。

坤德拉 2017.08.06 CDMX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