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泉登长城怀古

           

万米长城今朝见,

得知始皇立城中。

人高马大透英气,

双目贲贲似狼雄。

年纪十三登王位,

历时九载方持政。

吕氏邯郸投资准,

子楚终进华阳宫。

归国襄王三岁毙,

生父生母代王令。

计议寒微全不察,

不韦功过杯水清 。

看清郑国修水利,

随而重下逐客令。

长史闻言心惧惊,

即日而成谏逐书。

六方志士今安在,

当谢楚人好词情。

宦权当兴无所依,

悲哭牵犬上门东。

忍无可忍禁皇后,

恼羞成怒将妖除。

薄浪沙前留命在,

图穷匕现斗夫勇。

远交近攻有尉僚,

举国上下用韩非。

一统天下豪气显,

车尺字官举国同。

严刑峻法使人寒,

焚将书毕又儒坑。

日驱百万修王陵,

阿房宫廷血泪书。

咸阳遍处华殿立,

各国朝廷识我犊。

宫女三千无谓多,

帝王生死亦伴卒。

行止沙丘始皇殁,

一纸皇书灭扶苏。

败儿成王阉人起,

指鹿为马辩奸凶。

黄天厚土无常变,

燕雀安能识鸿鹄。

千古霸业堪一梦,

恍然归去后人评。

坤德拉 2007年11月26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