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taccíhuatl山谷露营记兼怀中秋

灰野兔儿跃而当道,

紫色野花随意飘散,

空旷的山谷和微黄淡绿的草地像是不归于人间。

垂倒在地的老树育着仙草灵芝,

沿途的野山菌悄然出没,

肆意生长的草儿把凌乱的足迹不经意间隐匿。

 

雪山为求与纯净的云为伴 不惜远离众人,

倔强的野松 甘愿承受凄苦的山风,

孤零零仰望冷峻严肃的峭壁 许久不发一言。

 

光叔在溪水转弯流经之地扎营,

借一把野火地点燃积满水渍的松枝,

驱除体内的寒,山谷的暗。

寒夜被山火照亮,谷内被赤焰温暖,

暂时游离于世的两个孩子 围着篝火,

默念几声咒语,撵走了纠缠一天的倦。

 

随山巅汇聚而下的流水 咕咕不眠,

森林和山谷生灵的虔诚静谧的目光,

也惊异于眼前跃跃欲试的几片火苗。

 

她们淘气般的出现,

挑衅般的离开,

直到骄傲的不知所踪。

夜在没有火焰的时刻愈发纯粹,

徒劳无功的手脚并用,轮番搓动,

也无法阻挡身体对秋裤的思念。

 

时光居然在这样温柔的季节载我来到这里,

让我见证了睥睨荒原的峭壁和浩瀚如烟的云海,

也见证了金枪鱼罐头被小兽叼走的痕迹。

 

有人说古老的先民可能起源于山中,

为生存而留下的必要的印记,

散落在河谷和层林的隐蔽之处。

英勇的故事从崎岖的山谷流转到平原,

初始被猛兽猎杀,间或猎杀猛兽,才逃出生天。

 

他们最勇敢的后代只在溪流汇集的地方向高山尽头遥望,

那儿夕阳西下,霞光万丈,

那儿白云深处,广袤无边,

那儿也有身影伟岸,若隐若现游于群山和云海之巅。  

第二天早上霞光万丈日出

我与光叔

—坤德拉 ​  3OCT2017 CDMX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