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润花园双贰会谈 |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红楼梦是一部千古奇书,写进世间兴衰,喜怒哀乐。三秦出版社 1996年9月第三次版, 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原文:

P35   
雨村断了此案,急忙作书信二封,与贾政并经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滤”等语。此事皆由葫芦庙内之沙弥新门子所出,雨村又恐他对人说出当日贫贱时的事来,因此心中大不乐意,后来到底寻了个不是,远远地充发了他才罢。

P34 “你说的何尝不是。但是事关人命,蒙皇上隆恩,起复委用,实在重生再造,正当殚心竭虑图报之时,岂可因私而废法?是我是不能忍为者。”
门子听了,冷笑道:“老爷说的何尝不是大道理,但只是如今世上是行不去的。岂不闻古人有云:”大丈夫相时而动“,又曰:”趋吉避凶者为君子“。依老爷这一说,不但不能报效朝廷,亦且自身不保,还请三思为妥。“

我的理解:

君子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就是说,人们不能依照一个人的内心想法来判断是否为君子,而是需要从行动上来看看是不是君子;抛开行为不看,只考虑对方内心所想的话,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完美的人了。也可以近似于指不要看他说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什么,当然仍未能完全解释开头的那句话。毕竟开口说其实也是动作之一,即使说出来,也未必全部是内心所想,否则不会有“言不由衷”这样约定俗成的词语流传。

红楼梦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判断葫芦案”,英莲与冯渊两个可怜人,若没有遇到薛蟠,也没有遇到贾雨村,或可成就一段佳缘,但是曹公大笔如椽,没有用追求真善美的写法,让二人脱离苦海,而是用一种极其冷酷的笔调将这两位可怜人的不幸继续延续,让英莲遇到薛蟠,让冯渊遇到薛蟠,英莲被拐子卖了两次,冯渊因此丢了性命。冯的家人以为自己遇到了青天大老爷,哪知道确实一个“玉在匣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的真主。。。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按照书中所讲,就是梦幻情缘,一堆薄命儿女。前一段是真,后一段也是真。。只是一个无心,一个有心,看起来匪夷所思,其实案子判的一点都不乱。

我的论据:

且看一看贾雨村在未听门子说话前的态度。

雨村听了大怒道:“岂有这等放屁的事,打死人命就白白的走了,再拿不来的!”因发签差工人立刻将凶犯族中人拿来拷问,令他们实供藏在何处;一面再动海捕文书。

抛开任何怀疑或者对雨村前面所做有不满的地方,到这里,是可以为贾雨村说上两句的。一个大怒,飙出“有这等放屁的事”的粗话,然后,立即签差捉拿族人拷问,并且动海捕文书。雨村不像是混不吝的应天府长官,他所做的一切动作,其实是遵循着为人的良知和为官的基本规则在进行,在没有外力的情况,可以做出相对合理和公平的决定。这或许正是受害人英莲和冯渊家人希望得到的公平。然而,正当一切似乎可以顺顺当当进行的时候,应天府衙里门子的一个眼色,让雨村甚为疑怪。即时退堂,只留门子服侍,雨村与门子一番谈话之后,彻底扭转了态度,然后才陆续呈现出大家看到的样子。受欺凌的英莲和冯渊家人气氛不过,但是又无法与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抗衡。原本以为青天大老爷可以秉公持法,可以救出搏命女,为主人申冤,然最终事与愿违。当然,冯渊和英莲都是旧社会的曹公,说的旧社会事情,无法考证。或许曹公是想通过这个小故事来告诉大家,凡事必有因,尽管看起来显得多么不可思议,又令人匪夷所思,但并非无缘无故。

我的应用与实践:

曹公的老故事肯定无法对应新时代的生活,里面说的皇上啊,门子啦,贾雨村言,街头恶霸横行乡里,拐卖妇女,英莲为应怜,冯渊为逢冤,这些隐喻也自然不存在了。类似的”对不起朝廷,不对起皇上“这些妄语在当时可能是意义重大,但是现在却看起来毫无意义。。。但是这里面或许有些比较有意思的发现。

比如封建时代的有些官员,也有辜负朝廷的,辜负皇上的,那么当前没有”朝廷“”皇上“这种封建迷信的叫法,但是我们是不是有各种各样的主管部门?这些部门里面,是不是有各种各样的人?这群人里面,有没有像门子和贾雨村那样辜负”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的?有没有因为为非作歹而辜负人民信任的?辜负执政为民宗旨的?
其实之前我一直相信,当前全天下的官员都是好的,任何一个从地方到那里的官员,没有一个不是不为老百姓说话的,也没有一例会违法乱纪的。。。

但是前一段时间官方爆料,江苏省信访局的副厅长被调查了。当然也有更早被查的周书记,南京的季建业、缪瑞林、杨卫泽这些人,我就知道这官员与官员不一样,并且官员的个人行为,有时跟政府的指导方针也可以不一样。。。指导方针当然是对的,否则那些违法乱纪的官员就不会被请喝茶了,被官方拉出来鞭打。

商人也是一样,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学习,我知道也并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是合法经商都,都没有偷税漏税行为,都没有欺行霸市行为;即使是老百姓,有闯红灯和不闯红灯的,依然有犯法与不犯法的。。。这些行为都会落到实实在在的个人身上,有些人失败和身陷囹圄,跟总体的大势和指导方针没有必然关系。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毫不客气的说,那些身居高位却又身陷囹圄之人的对策就是跟着国家的政策对着干,跟为人民服务的最高价值观对着干,才落的如此田地。具体怎么干的, 估计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说到虹润业主2月22日上午去信访局,当天上午没有什么答复,但是下午,却突然收到答复,说一位县长安排几个部门连同润企开会讨论,并且让业主代表旁听,“今天下午两点钟,我们几个代表去见了WXZ。他让润企给我们小区的阳台做一个规划和预算,然后我们所有业主自己出资给我们整改!方案一个礼拜之内出来!”

这个方案和说法,初看也没有什么问题,到底是县长主持会议,然后安排给一个方案。但细究起来,这个会议的召开,目的过于明显。表面上的重视和过程的重视,不代表结果的重视。当然,这个进度还是很重的,业主代表走到了跟县长和润企的谈判桌前,并且毫不胆怯,只是这个结果被县长一撮合,看起来像是给润企送的一份厚礼,事情的前因后果发生完美反转。到此,彼此双方似乎忘记了信访的初衷,而有些部门的有些人在有意无意和稀泥,不是为了溯本清源,看起来像是试图蒙混过关,浑水摸鱼。

从当前信息看,除了润企,应该没人可以给出阳台整改的规划和预算,而问题源头正在润去。他们需要依照法律法规要求,配合业主和主管部门要求,彻底并且积极主动调查阳台问题,并给出合理解释,这些本是润企的份内之事。毕竟是润企在一切看起来光明正大的手段下,将属于业主的阳台权益合法没收了;业主为了讨回本应属于自己的权益,才前来信访和维权。但是,从会议对话来看,不仅润企不用花一分心思去查实阳台问题的真相和根本原因,而是直接被引导忽略掉,反而成为帮助业主解决问题的大功臣,或许会成为项目整改的执行者,业主的整改费用需要润企来进行核算,进润企成了受益方。

业主获得了什么呢?从表面上看获得了:

  1. 小区阳台整改的问题获得县长重视了;
  2. 业主像是与县长和润企平等对话了;
  3. 润企着手准备方案和预算了;
  4. 阳光问题或许能够业主自己花钱解决了。

看不见的是什么呢:

  1. 整改方案由润企来提,如何改,没有定论,无法参与。
  2. 预算由润企来提,费用无法获悉真实价格。润企可以抛出0元,1元,也可能抛出500万,3000万,甚至更多。
  3. 业主自己出钱整改,每家每户出多少没人知道。至少不是0元,但有可能100万,500万,也有可能3000万,甚至更多。

看不见的其实还有更多

  1. 虹润花园阳光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没人再关心。
  2. 公摊面积核算方式,没有人关心。
  3. 建设标准是否符合要求?符合哪些要求,没有人关心。
  4. 虹润项目这五年来的规划、建设、设计、施工等数不胜数的档案资料和数不胜数的流程是否都是合法合规的,没有人关心。
  5. 给所有业主造成这些问题承担责任人是谁,没有人关心。
  6. 润企是否因为发布不实消息而需要对业主道歉,没有人关心。
  7. 润企是否需要对业主的损失,提供合法合理赔偿,没有人关心。
  8. 前期为何进行信访,没有人关心。
  9. 为何有N多人无辜收到谩骂,收到派出所电话,居委的电话?没有人关心。
  10. 业主们还需要等待多久,没有人关心。
  11. 一些业主因为无法到现场信访,被骂顺大流,吃现成的,没有人关心。

当前方案让业主自己集资出钱整改小区阳台的来解决采光问题,让前期的信访看起像是胡闹。因为,按照常理推测,业主自己集资花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很难看出有必要到信访局找说法的结论?WXZ让润企出方案和预算,按照润企之前的说法,他们多次表明是严格按照设计图纸、按照行业规范要求施工的,不能改,也不会改,为何现在润企又愿意出整改方案了?是谁在说谎?谁在打自己的脸?

这个怎么感觉都不大对劲,是润企糊涂了?还是业主们糊涂了?还是说有关部门的一个或者几个人在中间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个跟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有何其相似。在这个是是非非,闹闹哄哄的案子里面,谁是贾雨村?谁是门子?谁是薛家?谁是英莲和冯渊?看官门大可自行体会。

一两个人的看法未必是部门的看法,一两个部门的看法也未必是集体的正确看法,一两个团体的看法,也未必都是符合当前的依法治国和为人民服务的最高纲领。任你花言巧语,口吐莲花,是真是假,时间会证明。山谷迷雾层层,不能阻挡猎鹰锐利的双眼;少许混淆视听,不能阻挡业主们对阳光的追求和向往;追求真相之路漫漫,依然无法阻挡人们对公平和正义的追求。

和稀泥,歪死缠,用的再巧妙,也还是和稀泥,是一团浆糊;不光明的手段,可以让有些人胜在一时,只是,或许更多的业主们争的不是一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