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LO窥探

有人说这个语言是思维的边界,而VELLO其实也可能是体延续了这样一个想法和思路。

VELLO
VELLO

Value价值观是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对生活、工作等看法,也有对社会的看法,对人生的看法,对友情和爱情的看法,以及对我们所处理的事情,所有的事情的总的看法等等,之前说政治课上,老师说价值观,初时感觉比较虚,其实对我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并且决定着我们如看待自己的人生。这个为什么把它放在底层?这个其实类似于我在售前工作中经常做的解决方案架构图,它的来源是从那里来的,我在想我们在做方案的思路和方法能不能用到我们认识这个更大的世界上,在全新的ICT信息化项目的综合解决方案,就构成了VELLO的架构。我们说一些感知层、网络层重要基础设施,然后得了一个数据层,数据中台,上部应用层,以及必要的展示层进行展示。而VALUE就是VELLO的基础设施层,虽然相比于应用或者展示也好,看不见摸不着,但是确实整个系统方法论的基础。

我们每个人其实对这个世界都自有一套自己的认知体系,不仅面对已知世界、已知事物,即使面对未知世界、未知事物,也会优先使用既有的认知方法。当然,这个方法对不对,另当别论,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那些对待世界和事物想法怎么来的呢,正不正确呢?如何来判断?其实要获益与历史上有无数的著名的非著名的专家学者,智者,告诉我们,通过他们的总结,得以让我们一窥世界的一角。

如果放到每一个人来看,要靠他的背景就可以适当体现,当它展现出来的时候,其实就是他价值观的体现啊,这其实是我们固有的想法,而这一部分其实是很难去改变的。要知道,这些观念的形成是潜移默化的,如果要改变也是同样需要潜移默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VELLO模型
VELLO模型

所以,当我们怀着这些想法之后,面对一些事物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些我们的情绪对不对?熟悉的,不熟悉的,已知的未知的,显然引起的情绪是不同的。

比如,当看到鲜花,会感觉很漂亮和美好,晴朗的天气,心情也会变化,看到一些喜欢的一些小动物啊、亲人,或者熟悉的同事、朋友,朝思暮想的领袖人物等等,我们在面临这些时候,心情自然而然的反映出来。

这样的情绪波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需要多少思考,用大脑模型来看,爬行脑、情绪脑、智慧脑,也有说旧脑,间脑,新脑,从爬行动物时代,哺乳动物时代到最终人类觉醒,可以进行理性思考的时代。这是三脑理论,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掌控我们个体的方方面面。情绪脑属于第二个层次,已经深入我们的大脑,所以这些感觉就是自然而然的表露出来,只需要一点点的刺激,就可以实现。

在生活中、工作中,这样的例子随处可见,例如当一个客户经理“照例”要求一位技术经理进行报价的时候,前者显得理所应当,后者可能是觉得莫名其妙,为啥有这样大的差距,主要是环境的不同,造成两位仍然沉浸于过去的经验,而忽略了当前的环境。用老调子来谱新歌,双方在对方的观念中,看起来都像是不伦不类。

老师或者领导布置一个从未经历过的新任务时候,大家普遍的感受是,这个东西好难啊,是吧?譬如在短时间内,做一个市场洞察,或者做没有任何指导,让员工设计一个梯子,按照JD商城的样子,在3天之地重新做一个电子商城。在没有任何人指导,缺少资金和人力的情况下,做一个关于售前技术培训的网站,公司,并尝试运营。。是的,这些看起来是很难,甚至没有什么好的思路,仅仅是一个想法。所以我们普遍是抗拒的,情绪很难一下子就兴奋起来。而如果说去踢球、去运动、去看电影,去参加一个与帅哥、美女的见面会等等,这样的话,情绪是不是跟上面就会有些不同?其实这就是情绪的表现,各种各样的情绪从我们的各种接触的事物、人群中反馈出来。

在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可能会想,如何去处理,处理的话基于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和思路,逃避?主动参与?不闻不问?假装没看到?

这里面其实就涉及到我们说的处理事情的方法在内,习惯叫逻辑。我们是用什么样的思路去处理,我们用什么样的动作。
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如何去解决,然后怎么样去做,可以获得当初期望获得的结果。这就是逻辑的作用,不管你是否承认,不管你的逻辑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好不好,客观上都是在使用它。

没有逻辑其实也是逻辑的一部分,逻辑是客观存在的,它不以种类、学识、性别,不以文化程度而区别高低贵贱,都是生存法则的体现。猪朝前拱,鸡往后刨,马行千里吃草,狼行万里食肉,都有其逻辑在内。

好了,那么就可以看出来它这个VELLO前三部分的存在。

想去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要用什么方式去处理呢?
这里的language是广义的语言,并不仅仅是我们说出来的话,任何其他非语言的动作不妨可视作为语言的外延,例如肢体语言,人们通过动作去表达自己,表现自己。

当需要向外界展示的时候,我们可能需要借助于一种工具,而最为常用和有效的工具,就是语言了。任何具备展示能力的,均可视为语言,音视频自然无需多说,文字、绘画、舞蹈、甚至是运动等等。

当人们想要表达某个事情的看法时,往往会采用这个工具,譬如说让糖变成糖水,糖和水融合变成糖水,不仅这么说了,并且为了展示更好的效果,我去亲子操作演示起来,拿一勺糖放在一杯水里面,然后搅拌一下,就成为糖水。这就是language的外延是,用动作语言来。在VELLO里,Language,有更广的含义,它最主要目的是让别人清楚他的想法,知道他想表达的内容。

语言是思思维的边界,就说你说到的,基本上就是所能思考到的,至于不能表达的,那可能是没有想到,也可能是觉得说出来也没人理解,索性不说,说出来也没有用。

好了,目前来说就是VELLO的基础架构“VELL”,其实通过语言,我们大致就判断出来一个人,一个群体,一个组织的看法和处世方式,也能够理解其对对自己人生的看法,对感情的看法,对婚姻的看法,子女教育的看法,所处行业的认识,以及对社会的看法等等。不是其实就会相对完成相对系统,每一个说法,每一个说法实现,很多的动作看起来没有来由,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可以说每一步似乎都有据可查。

这个可能过于复杂,有人说一个疯子或者一个思维简单的人,是否适用这套理论?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对不对?
你说你这个VELLO是不是针对这智商正常的人来使用?
若大脑发育程度比较低,仍然是适应。

我举个例子给你看看吧,譬如我前面所说,狼行千里吃肉,牛行万里吃草。这些哺乳动物的大脑思维,相对于具有新脑的人类来讲是开发程度和进化程度是比较低的。

但是如果细究下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就出来了,狼为什么会吃肉?牛为什么永远吃草?在它们的意识里面,或者生存竞争观念里面,把吃肉吃草这个东西作为自己对生存环境的认知。狼的思维模型里,或许有这样一套模型在,狼知道吃肉能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可能强壮,强壮了以后,才能可以吃到更多的肉。我无法探究他们的真正想法,不了解他们的思维,但是可以从他们的动作上渐渐的去认识到它们或许会有这样一套生存的逻辑,也正是这种思维导致的生存方式,让这些动物们存活到现在,让我们得以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见到它们,认识到它们。如果有一天狼开始不再吃肉了,从形体上来讲,可能还是一匹狼,但是从动作上或从他行为上来讲,他已经已不是原来我们所认知道的狼了,吃肉或许是判定是否狼的主要特质之一。

对于牛也是一样,牛吃草为什么不能吃肉,千百万年的进化,多数的牛已经不具备吃肉这个能力,进化让牛只会对草感兴趣。所以说牛儿们见到肉和见到草心情是不一样的,应该动作也不同,处理方式也不同,这种情况下他就去吃,或者逃避。

我们就要想办法去用这个方法进入这个世界,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每个事情,你说他怎么描述,他就运营自己,每个人基于自己的价值观,情绪判断,逻辑和语言去参与社会活动,去与这个世界进行交流和互动,这种与世界交流和互动的方法,我称之为OPERATIO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