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客厅-司机全德弱-淮海巷

室内傍晚,北向阳台的台灯开着,一个男孩在书桌旁写作业,全嫂在厨房做饭,时不时到小书房来问两声。客厅一角,一女童在画画,一位上了岁数的妇人在摘菜。那边女娃在画板上,随心所欲的画画,这次画的跟上次也没什么变化,就是一个简单的王冠形状的城堡,顶部是王冠,王冠上有三个凸出的部分,城堡的两边像是两颗掉落的珍珠,一颗是红的,一颗是褐色的。城堡的中间是一个大门,大门左右是两个田字形的窗户,玻璃倒影这阳光,漏出彩色的光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小姑娘似乎不为他们所动,沉浸在她的王冠城堡。


“儿子,快点写啊,写完了,正好吃饭!”全嫂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温柔而细腻。

“噢,好的!”男孩回应到。“待会等我爸回来,让他给我抄作业!”

全嫂:“今天考试了?”。

男孩回应:“额,考了。”

全嫂:‘’考了多少!怎么才75?怎么考的这么少?”

男孩高声道:“最高才90分,就1个!”。

全嫂:“人家怎么靠90?你怎么就不能靠90?就考这么点?”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

男孩争辩:“考试前的那一节课我不在,所以考这样了。还有人比我还低呢!”

全嫂:“什么?你怎么就跟人家低的比,怎么就不比高的?就一节课没上,就该考这样了?”说完,拿着试卷照着男孩背上捶了两下。

男孩一声不吭,站着不动,像一个木头。

“哎呀,不能打,不能打!”老妇人听到声音越来越大,动手了,赶紧从客厅跑过来,对着孩子假装凶了两句。“这孩子,赶紧跟妈妈认个错!说记得了,后面好好看书,写字!”

男孩始终一声不吭,闷着个脸,像蔫了的茄子。

全嫂本也只是装腔作势的打了下,见到奶奶过来劝了,就顺着手停了下来,但是还是忍不住说几句,“说了你这么多,也不长记性!唉!”
老妇人接上,“嗯,是的,这孩子,就是不长记性!”还朝着男孩看了两下,递个眼色。

全嫂:“跟你说啊,别等你爸了。我也是刚接到他电话,他说他下午要去外地送货,晚上不能回来给你抄作业了。”

“去外地?去哪儿啊?”老妇人问。

全嫂:“说去河北,我也不知道是哪儿,之前从来没去过。”

老妇人:“是哦,那边业务多么?原来不是都是跑什么南京、上海、苏州的么?”

“我也不知道,听说那边最近没什么人跑,所以老板就安排他去了。”全嫂接上。

“远点也没事,他都开了十来年了,是个专业的司机,你看看他那个车牌多久了,都还保留着。车子从原来的小车,换成了大车。不过这跑的到是有点远唉!”老奶奶把手里的菜拢了下,转身到厨房的水池边,开始洗菜。“看来这抄作业,今天等不到他咯,还得妈妈来!”

“我不想给他抄,您看看,他这试卷写的。。。基本的背诵都写不完整,杨万里的诗和范成大的诗,是基本功,也不会背。。。真是气死我了!。。。。。”

老妇人也不懂这些诗,“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能辅导辅导,像我啊,八字也不认得几个,根本没法给他辅导。以前德弱上学的时候,比他还调皮呢!”

全嫂:“哎呀,妈,真的啊!我还以为他那会学习成绩好呢?”

老妇人:“好什么好?还不是我们催,一天不催,就不知道什么样了。”

“那会,又一次,我让他学习,写作业,他不停,我去拽他,他还居然还手,可把我气的。”“就这样,随手往我身上一捣,把我当时整疼了,我索性就去追着他。他那会也没有见过我这样追打,转身就跑,我就在后面追,他鞋子都跑掉了。”妇人接着说。“我逮到他后啊,就在路边砰砰打了两下。你看他在路边嗷嗷大哭!”

全嫂:“妈,您是真打啊!”

老妇人:“那是肯定的,那次确实下手了,以前从来没有舍得下得了手。最早一次还是在老家的时候。”

老妇人边说,边把菜整理好。“读书,是多么重要的事啊,你不知道,那会我们到时吃了多少不识字的亏。。。若是读上一点书,生活也不至于吃的那么多苦哦!”

全嫂:“妈,听说,您也上过学的啊?”

老妇人:“什么学,就是当时村里的扫盲活动,我读了几次夜校,老师教了几个字,但是也常用,后来都还给老师了。。。哪有现在这个环境啊?那会女孩子,家里都不给念书 !”

说着将菜给全嫂递了过去。全嫂接过菜,准备上锅的其他材料。

男孩在小书房,闷着头,继续写作业。

屋里四下无言,只有写作业的沙沙声和画板上擦擦画画的声音,黑夜慢慢到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