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维权 | 我骂过润企,会不会因此被抓

5月20日,有消息说几位代表被派出所带走,周三晚上还没有出来,管前期有部分业主收到过派出所和社区的电话通知,但是也还没有料到会被带到派出所的程度。闻此消息的大部分业主义愤填膺,按捺不住,骂声不断,一时不明所以。群里有人提议几位业主也是为了大家才去的北京,问大家可不可以去派出所要人,毕竟这几位代表是业主推选出来,纵然代表们一方面为了自己的房子问题,但是也代表了一大部分同样身处此种境地的其他业主。但除此之外尚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现在业主还没有专职的律师团队参与进来,如何正确更高效的维权,其实还是一团迷雾,处于前途未卜的状态。

中午我收到老妈电话,她打了两通才接上,电话一接通,她直接跟我说与群里类似的消息,说有人被派出所带走了,现在还没有出来,叮嘱我万分小心。

她给我电话的时候,那篇针对上房的文章尚未发布,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当然我所谓的做些什么,并不是直接到派出所要人的权力,毕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一想到润企通过所有光明正大的手续,历经六年,几乎将要完成对990户百姓的权益收割完成,乃至实现对居民阳光权的限制,我实在无法平静,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润企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残酷到剥夺居民阳光的地步,令我费解。

文章一经发布,就收到夫人信息,说“人都被抓了,还顶风出头”。她的信息我还没来得及回,就又收到一位热心业主电话,告诉我说要保护好自己,已经有人因为群里一两句话,当天夜里11点被城东派出所带走喝茶。

二哥大概也是看到了文章之后,周五给我发信息,告诉我县医院那块地的拆迁赔偿问题,一位业主被当地来来回回关了几次,原因是业主去北京上访,说拆迁补偿不合理,不合理的原因是因为原来的该业主的原来的房屋是门面房,每年至少十多万的租金收入,而拆迁补偿按照普通民房对待。原先的固定收益一分没有了,而地方采取拖字诀,拒绝合理善意沟通,进而耍手段阻止,业主不满意,因此才去北京反应问题。结果是人从北京一回来,就被地方带走,时间从一个星期到半个月不等。如此来来回回折腾将近五年,他说给的建议是适可而止,最后还是那句话,保护好自己。

周五晚上,收到老二电话,让我注意,最近不要再写什么关于虹润花园的文章,防止有人从中用这个做文章。

感谢亲人的关注,我想自己的一些言行令他们真正担心起来,乃至于到要关心我人身安危的程度,个中原因,难以言表。

看来这事确实到了越来越闹心的地步,我不得不对自己过往的一些行为进行复盘和反思,看看自己有没有可能落入被抓的境地?

虽然大家普遍感觉是代表们被带走,与虹润花园维权有关,但也没有更直接的证据表明到底是什么原因被带走。不明真相的人,有的用“被抓”、有的用“被带走”描述这个讳莫如深的事件。要知道,在我们生活的那里,抓,带走其实多数是一个意思,都是被控制人身自由的一段时间的方式,但是其中意义却大有不同。我想这几位代表是被带走,而不是被抓。毕竟没有犯法的直接间接证据,也没有实质的犯罪行为,当地官方也没有发出任何通报。

要说是因为骂润企被带走,我是相当的担心,坦白的说,我可没少骂过,虽然没有用上国骂公开发布,但是字里行间无不充斥着对这个当地第一开发商的嫌弃和厌恶。

至于信访,我也做过,并且在淮海巷进行过程公开,信访的进展及结果,人人可查。这种信访的动作我一直在做,尽管不止一个人跟我说没用,但是丝毫不影响我继续的决心。

当地县委县政府开通速来办平台,县委书记挂帅,可以及时协助老百姓解决问题,把睢宁老百姓的事,就当成自己的事来办,这些豪迈且负责任的态度,深深的打动了我,吸引我不得不积极参与。所以我就通过邮件和直接写信的方式向速来办发出热情的呼唤。我收到了一个回应,尽管不满意,但是倒也是获取信息的一种方式。

不过代表们突然被带走喝茶这事,确实让人担心和害怕。当然,也可能因为几位代表到北京,引起了地方某些人的不满,在他们简单而朴素的观念中,或许没有经地方允许,擅自到北京信访的行为,让他们丢脸,不仅县里部分领导受到问责,甚至市里、省里某些人也会因此受到牵连,所以就通过各种手段阻止去北京,如果已经去了,第一个方法就是通过各种手段进行惩罚。。。失去一段时间的人身自由,看起来是第一关。

至于人们为什么会去信访局,为什么个信访局写信,为什么去省里信访局,以及为什么去北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兴趣了解。如果没有兴趣,其实这个不打紧,正如之前所说,我会持续写信,争取让他们真正了解起来。

虹润花园问题一天不解决,我会坚持写一天,三天不解决,我可能会写3天,问题的邮件可能写5封、也可能写101封,而不管前面100封他们有么有看到,有没有注意到。

我可能不仅往县里写,也可能向市里写,如果哪天心血来潮,可能会写到南京和北京,如果有可能,是不是可以用世界语写到月球和火星。谁知道呢?目前我除了会写写信,真不知道自己能够实际做些什么。

虽然我平时在家里也做些是毫无意义的事情,看一看没有营养的书籍,跑一跑没有营养的步,但是如果被迫参加24~48小时的罚站,面对诸如12位年轻有为的青年,三班倒的无微不至的照顾,期间有些领导的热心参与,在他们的漫不经心的关注下,一言不发,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在一段时间内,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等等,最后迎来的是大腿浮肿,脑袋发懵。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来这种似乎比马拉松还危险的运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