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

说起来有点紧张

想起来又着实荒唐

一十六岁的少年

突然就着急把命来丧

谣言满天飞舞

看不清谁在咋咋呼呼

有人信誓旦旦没有异议

也有人肝肠寸断抱头痛哭

纷纷扰扰的看得令人头疼

真真假假的让我不明所以

不知道谁在想布道而把我叫来

谁又在散布不合时宜的消息

可怜的妇人心有不甘

在门外苦苦追问真相​

然而,欣慰的是

没有人说过火的话

我向来不以写赞美诗而声名远播

尤其是在尴尬的时刻

只是心血来潮时才会写几句赞美天空、海洋

赞美春风十里,当然也赞美死亡

只是这来者过于年轻,不明世事模样让我震惊

阳光般的灿烂让我心慌

尽管我手持镰刀,佯装镇定

仍不忍心直视他温柔的目光

很难让人相信,死神居然也有了良心

我对着镜子里稍有醉意的双眼

告诉自己,再做一次就金盆洗手

不管他姓甚名谁,来自何方

少年郎,此心安处是吾乡

少年郎,不要为自己哭断肠

少年郎,人生从来不都是快乐

少年郎,你就当这是一场大梦,提前醒了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