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一起逛过的录像厅1

相邻的两条信息折射出前后两代科技公司当前的状态。一家风生水起,另起宝地在不列颠帝国建新大楼;一家壮士断腕,挂牌出售美国总部大楼。不是电影,但比电影精彩。

世事轮回,科技跟生活原来也有类似的时候。运气来了,喝凉水都胖;运气走了,放个屁还会摔跟头。当然,以google和sony的情况来看,绝对不是运气主导他们的命运,对于科技创新,技术创新以及营销的创新,他们都有很多的故事值得科技经营和学术精英去深入挖掘。我一不懂科技,也不怎么会生活,只是对于生命多少有些尊重。生活过的每一天,我都觉得不应该没有意义的,哪怕这一天,仅仅是在家里发呆,看无聊透顶的电视剧。其实这两家科技公司,就我的知道的信息来看,依然很少,甚至是其少无比。自己有幸用过这两家的产品,所以当有这两条信息同事出现的时候,也勾起了我的一些回忆。
录像厅的快乐时光-sony篇
在我没有上高中的时候,就知道sony是日本货,好东西。尽管自己没有机会用日本产品。以至于在多年以后,还在眼馋表哥的爱华录音机和舅舅给他带回的白色黑盘的精工手表,这是我最直接接触到的日本货了。
其实对于sony,我知道最早的产品的是录像机。那是在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对于了解高峰的时候,已经上高中了。当然,也不是很经常接触这种产品,毕竟在九几年的时候,录像机还不是很便宜。家里面没有买这种高档的电子产品。
不错,我是在录像厅看到了。录像厅老板的机器多数是sony的或者panasonic,至于后来爱多、创维等也偶尔见到,也是以后的事情了。东关,也就在目前装饰城的东门,那儿有一家录像厅,彭城录像厅或者叫影视厅。一天到晚用深色幕帘把门堵着,门口斜靠着一块两米长的木板,红蓝色墨水写XX大片,每天5-7部,轮播不清场。票价2块,三块,4块5?记不清自己曾经有多少回忆留在那里。从外面看起来,深色的帆布帘子挡住了外面任何一双试图穿透的眼睛,在明知无望的情况,不自觉的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或是看看木板上,清晰的价格。门口落地的半人高音响里面,喀喀喀,叽里呱啦的声音也在无时无刻不刺激着你想去一探究竟的神经。
这个我看过了,那个没看,才2块钱,值了,走。 一系列自问自答的心理反应,慢慢的在试图改变自己的行走路线,除此之外,同学口中流传的另外一系列故事,更是如锦上添花,让人按捺不住。终于,鼓起勇气,回头左右看看,闪进了那片帘子,向老板掏出握在手心一段时间的,汗津津、皱巴巴的纸币。穿过拥挤的人群,找一个空位置坐下来。终于看到了里面戚戚吵吵的画面,心魂刚定,缓口气。仍在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忐忑不已。刚坐下没多久,一部片子播完,台下有个人起哄,睢宁官话说,老板,换片子!声音豪的好大。引来一连串笑声,更有甚者跟着起哄,老板换片子。并不是每个老版都这么敬业,想电影院的放映员一样,随时关注影片的进度。他们和附近的临近店面,都是熟人,所以在外面聊天,拉呱,吃饭,喂小孩都是皆有可能。所以每次当电视屏幕上出现字幕的时候,都会有热心观众出现。更有憋了一段时间的观众,拳头一握,匆匆出门,寻厕所去了。
清楚的记得有次,还在那个录像厅,中途休息的时候,帘子一闪,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名字。XX,擦!我慌忙转脸,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朝我邪恶的笑了一下,我心里一惊,后来一想,你不是跟我一样,也在这里看嚒,顿时坦然了。这个家伙,是我们初中班里的班长,住的地方离我不是太远,以老实见长。但是后来,听说其拿刀把一个家伙看到重伤,真是人不可貌相。不知道他是被逼到什么份上,能干起这事来了。不过,同学们都以为其实好汉。在老家来说,你要是不狠一点,唉,人们根本就不记得你。其实长大后,生活也就这样,只是比录像里放的那些还有复杂。狠与不狠,都是个态度。现在人都聪明了,一天到晚为了活而活,没时间去倒腾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学生打仗、砍人,那是好久远的事情。大人们也不写谈及此事了。
生怕别人看到自己进来,这个录像厅其实离家并不远,大马路直走20分钟就到家了。但是还是不希望被附近的熟人看到。印象中都说到录像厅转悠的都不是好孩子,可我除了喜欢看这个,其实也没啥其他的爱好。看书,额 那其实是只能算是业余爱好,呵呵。其实这个年龄的孩子多数是在青春期,冒险刺激的警匪片,港片在那个时候也是大行其道。周星驰、任达华、周润发,吴孟达、叶玉卿、郭富城、黎明、张敏、元彪、郑少秋等等一概是90年代的大明星,也是经常在那个场合出现的主角。跟网友们翻出来的哪些必看电影相比,我看过的只算是九牛一毛了,其实并不多。上面这些点出名来的,也都是大众明星,没什么更特别的故事让我讲。
当然,紧张刺激的主角并不是警匪片,而是在内心深处,深有触动的言情片,更有的老版写成是艳情片,以吸引更多跟我有一样心思的小伙子。那个时代的言情片远不如现在这么多,也不若日本AV这么直接。充其量只是点到即止,没有过多的或者限制级的镜头。所以,如果说出来,到真的让人笑掉了大牙。可是正是这样的忽隐忽现,已经令人魂不守舍了,早早先为了真能看到这样的影片浪费过不少脑细胞。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路过彭城影视厅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似有似无的张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