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场拆去了一半

消息传来的那一会,

凭着思绪直接扑向了那条不甚宽阔的马路,

最初的印象总是这样。

 

往来的人普遍笑容满面,热闹喧天,

在热气腾腾的店铺前面,车流不息,

只有午后过两点和春节之后的短暂寂静。

 

寒风凛冽灰色的麻雀快速从斜对面的屋顶,滑落到地面,

以不回头的气势向一粒遗落的麦子俯冲,娇小的身子浑然不顾趴在墙角上的瘦骨嶙峋的狗儿。

我不知道这条狗不知从哪里跑来,它没有主人。

 

我对这条街的印象显然不止于此,

他伴随我成长多年,

在不需要任何人的介绍,我能从东头第一家一直喊道西头的第一家。

 

像我们这样离开了祖辈生活的地方,

在一个新地方生活,

至少要学会与邻居们和谐相处。

 

街用宽来形容显然过于夸张,

来自一个诗人的描述,

请不要过于当真。

 

关于路上的记忆伴我十多年,

哪家的东西最便宜,哪家的老太太最凶,哪家的早餐包子最好吃,

不需要思考,我可以向任何一个想打听的人娓娓道来。

 

只是最近离开太久太远,如果再次临近

我愿意静下心来,

请一个孩童用优雅的声音向我一一说起。

 

建设路,

新城东街,

都是她曾经拥有的名字。

 

初成于墨城 2018.4.11 ,2020庚子修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