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

草栅栏将歌手和铁路隔成两个世界,

歌手的韵律变幻莫测,

不知道是否能够激起另一边同样的波澜,

演凑的调子时而高昂,情到深处,也不禁低声,相顾无言。


面对来往不断的老人,孩子,男人和女人,

歌手演奏每天精心编排的歌谣,名曲,

人们多数径自走开,毫不留意,

也有几个驻足观看,忘记时间。


作为被海洋馆邀请而来的音乐人,

他们负责给人们带来欢乐,

消除在等待中的煎熬,

这符合歌手尊享已久的盛名。


鼓带动吉他,撩拨心弦,

歌声提醒人们及时享乐,

免得抱憾人生,

也不要吝啬于给永恒变幻的赞叹。


不受影响的是眼前同一个方向的铁轨,

均衡的延伸在碎石子两边,

从远处一起来,也往远处一起离去,

他们如刚出现时一样宁静,一样气定神闲。


无论歌手的调子多么奇特,是快乐,抒情,还是带有控诉,

铁轨亦如干涸的河床,一言不发,

只在偶尔运面粉和开party的火车来时,才会产生共鸣,

除此之外,他们应该没有被任何声音打动过。


任何声响传到那儿似乎总是忧伤,

我或许已经知晓他们因何对着铁轨进行热情的演奏了,

眼前的他们,虽然一边通往天堂,一边可以通往来路,

到最后都败于时间,也败于春天对河流的思念。


坤德拉 CDMX 2017.08.2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