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睢宁记

坤德拉 2011-2-10

年初六,当随着汩汩人流挤进车站,我才知道,原来在南京的老乡如此之多,以至于县里车站不得不安排部分人员来对乘客进行疏导,抗旗子的抗旗子,喊话筒的喊话筒。工作的人员的辛苦,没有换来乘客的满意,骂声不时从周围传来。老实讲,现在车站的硬件环境确实比往年好了许多,现在几乎看不到车在泥泞的水、泥了,扬州亚星也在大宇和金龙的竞争中消失了一阵子,大家在关键时刻排队也逐渐多了起来,但是年后出行难一直是个难题。

 老婆执意要来送我进车站,在通过闸口时,顺着人流就进来了,幸好没有挤着肚子。在站内的广场上,大约有5个队,每队50人上下。周围的人在聊天,但也有这样喊的“我是1点的票,现在都快3点了,车怎么还没来,你们…”,后面省略几个字。我们的票面时间是下午3:30,一起挤进来的也有比我们晚的。站里一遍一遍的播音,班车晚点的消息,同时也不忘记给自己打广告,随到随坐,准时发车等,幽默不是赵本山的专利。

说归说,骂归骂,但是没有车,我们就只能在车站里耗着。如果说时间是金钱的话,我知道,这笔费用应该算在谁的头上。对一部分人来说春运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此时此刻也是这个汽车站管理水平的标准体现。这不仅是一个地方的问题,我相信,在china,这样的境况不会少见。

 如果用国家来比喻,这个县城可以说代表的就是这个国家,哪怕你在外面经历了所有的认为合理的事情,在这里就是不合理;你认为应该被淘汰的东西,在这里都能找到他的原始伙伴。“我们绝不走其他发达地方走过的所谓的xxx道路,我们要走自己的有xx县特色的道路”是他们喊得最嘹亮的口号。精神错乱的偏执狂,睁着眼睛说瞎话使他们成为了这个地方的管理者。我也懒得听你糊弄了。套用散人的一句话,学会了淡定,没有曾经沧海,而是实实在在的麻木。

 贪婪和愚蠢是一对双生兄弟,在这个车站的管理者身上很好的体现了出来。所以当面对手中有票却迟迟不能上车的乘客指责时,车站工作普通人员一言不发,而站里的负责人没人知道。其实这与他们无关,每天出多少票,走多少车,都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他们能干的就是上头安排什么,就干什么。职责之外,很难处理,更没有权力去处理,有权力的,更不会费这个心思。而铁路部门和公路部门的做法就完全不一样,想法确实惊人的相同。

春运还没开始的时候,有人建议这建议那,不乏很多有意义的合理的好建议,希望铁道部等部门能注意这种事情,让咱老百姓顺顺当当的回趟家,过个年,但结果每每与此相反,不是票难买,就是没有票,连站票都没有。想到年前朋友同事四处购买火车票的窘相,自己也无能为力,实在是一种说不出的痛。对于他们来说,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又是那么的遥远。

 春节是中国特有的一种现象,也是某些部门发言人的长挂嘴边的言论之一,甚至更为离奇古怪的话都有。回家过年过春节是中国很久以来的习俗,也体现了外出人们对家人的牵挂和怀念,具体有多久的历史,我不是民俗专家,给不了时间。人们成群结队回家过春节的事实摆在眼前,一时之间也无法从大部分中国人心中出去。有些人不愿意解决春运问题,才是最根本的问题,说其他的种种理由无非都是在推卸责任,也罢,扯淡本就是他们的法宝,如果丢了?丢了?那不可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