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

灰色的麻雀快速从斜对面的白色屋顶滑落到地面,

穿过光秃的洋槐树枝,

以不回头的气势向地上俯冲,

浑然不顾墙角上瘦骨嶙峋,虎视眈眈的狗儿。


预报说有雪,可谁知道这雪竟如此猛烈,

它似乎是想一怒之下白了整个世界。

这冷、这白已然让万物措手不及。

连续几日的冷,已让储藏的食物耗尽。

任何一个明智的,都不会在这种时候出来觅食,

结果很可能不是被冻死,

就是被饿极了捕食者捕食。

雀儿不管凶险而依然选择倾巢出动。

老街的冬天,

我熟悉到不知如何描述趁着这雪,

这文字也恣意妄为起来。

可只有我知道,无论怎么描述。

却连它灵魂是万分之一都无法触及。


习惯早起的店主们,拿起一把铁锹和扫帚,

沿着大们的门槛开始慢慢清扫,

哼着小曲,可以一直扫到马路边,

在一片白中,留出一条长把宽的黑色小径。


暴雪未停,

你看这白天空、屋顶,

白枝头,白到一望无际的地面,

这白啊,白的太彻底。


似乎把所有的污秽都清洗干净,

连续几日的大雪,直到你感觉把心也都完全遮住了。

让你从外面看不透,从里面也看不透。


从远处缓缓移动的黑点,

不时的告诉你,

这在人间。

坤德拉 2017年12月19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