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与浮士德

“浮士德式”文化把冲突看作存在的基础,生命是阻碍的克服,没有了阻碍,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
在浮士德文化下的人们,认同在挫折中进步,需要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悄悄摸索,不停的生长。。。摸索结束,即成长结束。。。而与之相对的阿波罗文化和浮士德文化截然不同。而用时代的观点来看
,即黄金时代和黑铁时代。。我查阅了相关信息,到底还是用了这个词语。但是这两个来指代的话,意思其实悄悄的发生了变化。。时代与时代直接,或许存在过渡期,但是文化观念或者思维观念的话,可能就没有什么过去,直接就跳过去了。比如我们谈论大江、大河,也可以忽然就跳到淮海巷或者小猪佩奇,这种概念。这就是文化层次的跳跃,而时代显然不具备这样跳跃的性质。思维二元,时代很难二元。如此的话,可能更方便进行下面的描述了。
在谈之前,我尝试问自己,涉及的思维模式的冲突,到底如何表达才能说服自己,要不要这样设计?浮士德文化绝不会跟阿波罗文化没有交集,一下子切过去???是否其实都可以,算是一个相对讨巧的说法。。。
若但是若从时代的概念出发,则显然更方便描述其非二元的特质,因为时代需要延续,总有灰色地带,过渡是必然的。。。强烈说否,就是明显的二元论了,也未尝不可。。。。不妨假定只要存在挫折就视为黄金时代结束???那么挫折与顺遂间或有之的现象,又如何来区分呢。。那很简单,如果继续我来描述的话,不妨将第一次接触到挫折或者问题来作为新时代的起点,从遇到第一个问题开始,就意味着黄金时代结束,从此一直处于非黄金时代。
历史的黄金时代和个人的黄金时代,我倾向于将其分属于两个不同的概念,而这之后也伴随着各自的非黄金时代,即黑铁时代。
费老将这种西方文化的分类,应用到中国社会,他将其比喻为城镇生活和乡村生活。我喜欢他的比喻,基本认同,但是仔细一想,这或许也并不完整。当然这本薄薄的册子,也仅仅是读了几章,我尚未完全读完。
我这里借用到黄金时代,浮士德文化和阿波罗文化等等看似一样的词语,但是跟费老的本意或许有些不同,不过也可看作是对其意义的延申。若依我的理解,这样区分的样本过于简单粗暴,并且对我要描述有干扰作用,我还没有看到费老描述到那些从小就生活在城市的人们如何开始和结束他们的其黄金时代。。。但是显而易见,虽然他们没有乡村生活,但是并不意味着就没有黄金时代?我对此深信不疑。
这个问题看起来烧脑,其实不复杂。。。毕竟当前我们这个社会上还是有一部分人,往上有可能多少代都不是农民,虽然生活在农村。。。这部分人,在踏入职场或者说进入大学之后,也必然会进入了自己的后黄金时代,也就是黑铁时代。。他们大多数人往往会离开自己温暖的家乡,熟悉的环境,进入人生的不毛之地。在这个相对陌生的环境,他们一遍又一遍的练习,一遍又一遍的在黑夜中思考,在忙碌的生活中挖掘、提炼、摸索、尝试、被打击、被误会、甚至被孤立、被绞杀。烦是浮士德文化中经常遇到的主题,但是正是这些烦恼,加速了人们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成长方式,适合自己的组织、人生伴侣、同事、朋友、客户等。。。我们在这个阶段,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在这个略显压抑的环境中觉得不顺心,体会和感受不如以前。烦恼的数量和概率,也远远大于我们到达这个时期之前。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在黄金时代,没有烦恼。。只是处理的方式会完全不同。烦恼每个时代都会有,每个人似乎也会有吧。但是不需要过于担心,毕竟在未进入黑铁时代之前,我们多数能感受到自己上面有更厉害的人物帮助我们,协助我们解决困难,这些厉害的人物告诉我们,怎么做,批评的批评,表扬的表演。所以,尽管有烦恼,但是其程度和数量是远远低于黑铁时代的。
有人说,要是一直在阿波罗时代多好。。无忧无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我做我的自在人,看我的自在花。幸运的人,确实可以做到一直在黄金时代中,但是实在概率太低了。这种时代仅存于众神时代,愈发远古的时代。。。信任和荣誉充满大地,每个人都不需要为生活、为自己和他人而烦恼,一切都是井然有序,也没有规则的破化者,造物主建设着这一切,人们享受着一切,享受是最高目标,也可以说是没有目标,表现得浑浑噩噩,但是任何阴暗得,不得人心的副产品统统没有,爱神浸入每个人的内心,可以直射太阳。。。
但是这种时代是短暂的,我不知道何时结束,如果用在我们自己社会的话,不妨套用孔夫子所说,在礼崩乐坏之后,黄金时代就彻底结束了,后世的人们不得不跌跌撞撞的从黄金时代的滑梯中滑落。这在用在个人成长阶段,显然更适宜。
个人的黄金时代结束,人们被迫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之中,四周一片漆黑。故乡已经崩塌,熟悉步步远离,一种力量推着自己往前走动,无数个声音传来,“走动才有机会,越过黑暗,才能迎来光明。。。”面前没有现成的路,地上乱七八糟的痕迹相互重叠,交叉参差,其间界限完全打乱、非常模糊,周遭的环境有雪山、草地、瘴气和沼泽,也有奇奇怪怪的树林环绕,但是只呈现出空荡荡一片漆黑,又是乱糟糟的一团,而身后早已没有回头之路。。。
黄金时代和黑铁时代,被一堵无形的墙隔开,我们从中开个口子,出来之后,那口子遂消失不见。对个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次重生,只是这一切,都再也没有曾经熟悉的人的帮助,要想获得成长,跨过这些挫折、解决眼前的这些问题才是唯一的出路,而能够帮助我们的,就是我们在解决这些问题中,而结识的形形色色的人们。遇到贵人,是一种福气,其实也是自己生活成长积累的回报。。贵人可以让我们更少走弯路,实现世俗成功。然生活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而达成世俗的成功,又何其难矣,贵人又到何处去寻找。岂不闻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贵人还是要在自己的修行、成长之中发现,才有可能实现成长进阶,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种种原因,我比别人晚了两年踏入大学,进入职场,开始只是觉得自己太笨,连累了家人,慢慢的真正开始工作,这种感觉也逐渐淡化了些。随着岁数见长,工作时间的加长,我发现与我同龄的人,工作经历比我多了好多,生活上有更大的成就,基本都比我优秀,如此,太多了。我就更不免惴惴不安了,生出几丝懊恼,当年的延误,造成的实在是损失太大。现在再回头重新梳理一下,那时的懊恼倒也真的不必,这未尝不是上天对我的眷顾,让我在黄金时代比他人多了几年年,。。。尽管也最终会走入个人成长的黑铁时代,面临诸多不同的挫折和困难需要解决,但是一想到我比别人多了那段不可逆的黄金时代,生活、学习、工作中的任何挫折,都不及那段时间给予我的。。。而他正属于阿波罗式文化的范畴,我悄然享受,那段时间的点点滴滴给予我无边的温暖,当年农村生活的经历成为我身体和灵魂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越发的影响我,鼓舞着我,令我受益无穷。
阿波罗式的文化认定宇宙的安排有一个完善的秩序,这个秩序超于人力的创造,人不过是去接受它,安于其位,维持他 ——《乡土中国》
坤德拉 2020年11月26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