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梓楼

校园的生活,尤其是少年时代的生活,已然度过不少个年头了。每每看到校友群发些高中校园的消息,我往往不由想起自己曾经在那里度过的美好时光,任何关于母校的信息都让我兴奋,这种兴奋别人无法窥视。随着时间拉远渐长,似乎我在那里待过的每一天,都是令我欢欣鼓舞的日子,谁都知道实际上并不是,然那不重要。

至于这次传言将要拆除的望梓楼,则是我刚入校时上课的地方,楼高总计三层,从建设至今,服务了约四十年,年代着实久远,也算县城里稍有年代的建筑了。今天被定为危房,被拆除重建也被提上日程。谁能想到能近距离触摸和感受校园里景色最美的地方,依然逃脱不了时间老人的收割,就像其他任何有形的、有生命、无生命的物体一样。尽管我年轻时曾试图追求过某种永恒的东西,然而理智告诉我,永恒其实并不存在于现实世界。既然现实世界没有永恒,那么虚拟世界是否可以?那些我曾经默默生活过的时光,现在看来又何尝不是一个个虚拟的片段,如今跨越时间,跨越空间闯入我的脑海,化成文字,被我在电脑旁一个一个敲打出来。虽然许多年过去,离她几百公里,可那些发生在校园里的飞鸿指爪竟越来越清晰,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相对的永恒,只是这些影像没有减少,相反随着目光所及,透过黑夜,越来越多。

印象中校图书馆坐落在望梓楼中,自从被我发现之后,也成了我常去的地方之一,读闲书的习惯,或许那个时候已经开始逐渐形成,尽管我觉得可能会更早一些。除了这个角落之外,校园的各个地方似乎都能找到我的身影,我比别人多了一年的优势,实在太熟了。在学校除了上课读书、体育锻炼之外,令我感兴趣的事情还有很多。。。

望梓楼西是临近文学路的围墙,东边与另一栋楼被小路隔开,楼前一个花园和迂回的庭廊,那里有月季、美人蕉、或许还有几株腊梅,以及说不上名字的绕着庭廊的藤类植物。穿过花园,是状元楼,楼前是当时我那常去打乒乓球的地方。我从小学习得的乒乓球技术,在那里得到延续,尽管技术一般,但是热情丝毫不减。印象中望梓楼后是一个水塘,这个水塘其实也自有其故事。说某一天晚自习的时候,有一个姑娘为情所困从河边跳了下去,听闻是因情所困,后来这姑娘当然被救起了。谁的青春不值得爱,谁的青春不犯傻,不热情奔放的青春不是青春。

只是望梓楼就要拆了,随着老楼的拆除,回忆不知道会不会干瘪。我想拆了之后,原地应该会起一栋更崭新的教学楼,像智慧校园、教育信息化和智慧楼宇等这些新鲜的元素应该会包含一些。这未来的大楼,应该会成为新一代睢中人的回忆。

作为非著名校友,我应该还有机会重回校园看看,我去的话,应该在8月,高考成绩出来后,同学们填志愿的时间。我会悄悄混入人群,随着人流走到春晖堂,穿过食堂,沿着校园的小道转上几圈,至少得在仰正轩那里拍一张照片,也希望能遇见到当初带过我的众位师友。

如果运气更好的话,我兴许还会看到几个充满青年荷尔蒙的青少年男男女女,在炎热的天气里,围坐在画廊的石桌子边,商定如何报考学校。我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他们茫然又兴奋,焦急又期待的神情,这场景陌生又熟悉,竟一如多年前的我。

那时候天正蓝、树正茂、花正香、无邪,枝头跳跃的雀儿,在绿叶成荫的画廊里穿梭,那是我的黄金时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