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冬季

冬天的时候,县城的早上尤其冷,那时的空气中常常伴随大雾,即使在这种天气下,学校也依然组织高中组早上户外拉练跑步。不同的班级,组成一个大部队,大家沿着文学路和元府东街转个圈跑。班级里常常选出一两个力气大,有精神头的小伙子扛班级大旗,跑在队伍前列,身后是约60多人的班级队伍,整体上就这样一个班接着一个班,一队连着一队的慢跑。跑步的时候,自然得喊号子。这号子由班主任、体育老师或者是体委发起,只是开始的时候,大家比较拘谨,竟不好意思喊出来,即使几个人喊了,也是嘤嘤的声音,没人听得见。所以,人们听到的只有哨子声。体委刘同学虽然又带头喊了几句,依然没有激起大部分人的热情,几十人的大部队就在这样寒冷的冬天,沿着大路,没声没响的跑。直到再有一两位同学被激起之后,跟着节奏大喊出来,随后队伍里面的其他人方才逐渐放开自我,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并且越发整齐。

这时候与先前的几分钟竟完全不同了,学生们喊出来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响亮,气势传递到下一个队伍,下一个队伍又传递给后面一个。慢慢的这声音超过了人们的呼吸声,压过了往来的车辆鸣笛声。。。谁能想到这声音的初始,只是由一两个人发出,而后这一两个人逐渐影响各自周围的七八个人,而这七八个人又各自成为下一轮口令的传播中心。人们悄然达成默契,口号有节奏的四散开来,逐渐成为一股洪流,向周围飘去,从城河沿飘过,掠过河水,穿过同仁桥,穿过桥对面大大小小的屋顶,飞向冷飕飕的雾蒙蒙的天空。若是在雾气非常浓厚的时候,可能得在一阵阵口号过去之后,才会看到一团北方特有的雾气中的摇摇摆摆的旗帜和跑步的队伍。。。一届又一届的少年学生在寒冷的冬日早上,随着哨子节奏声,将梦想、苦闷、烦恼、奋斗亦或者是一丝丝刚起床带来的慵懒,化为简单的口号,在街道上喊出来。只是那口号简单的要命,想忘记都不可能。

道路两边不知何时也集聚了一些围观的人,上了岁数的老年人,蹒跚走路的幼儿,匆匆忙忙的生意人、上班族,他们在街边找个稍微空旷的地方驻足,也可能慢慢走动,为这些一波接一波的声浪让出一块地方。他们或许在这些奔跑的孩子中间,看到了有哪个亲戚或者朋友家的孩子,也或许想看看他们自己的孩子,也或许这里根本就没有他们熟悉的孩子,只是想看看。

为了不影响居民出行,派出所往往也会安排几个警员协助维持通行秩序。看着一张张年轻无邪的青春面孔,任由凄冷的北风吹打在脸上,有谁忍心看到他们遭受一点点危险呢?保护他们似乎不仅仅是自己的责任,更成为一种非做不可的义务了。他们或许以为县城里最年轻,人最多的,荷尔蒙最浓厚的,最有活力的,未来最有希望的一群人,也就是集中在这一块了。反正没人知道他们每个人具体在想些什么,只是看到他们静静地站在那里,远的近的看就是了。直到这些学生陆续转到文学路上,然后从西大门跑进校园,路边的人群和交警才逐渐散去。

如果运气好的情况下,浓雾这时开始逐渐散开,阳光从远处天空的一角倾斜而下,抚摸这个刚刚热闹过的地方。

大部队进校园后随即解散,同学们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间,稍作放松,以准备开启正式的一天。随着一两声熟悉的咳嗽传来,我知道,赵主任的课要开始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