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舅和老妈知道我发帖子了

昨天我正在开车的过程中,收到了老舅用老妈电话打过来的一通电话,由于当时在开车,我没有过多的聊,隐约听到与发帖子有关,说那边很多人知道是我写的,说写那些有什么用,能叨赢么?要我不要再写了。要知道,我从来没有跟他们说过我有写公众号的习惯,尽管公众号自身平台大,但是我的淮海巷实在受众太小。到目前为止,关注我的人中,有一大半是我一个个求爷爷告奶奶邀请过来参与关注的。。。至于他们说的什么很多人知道,几乎不可能。如果那些人不在群里,或者没有关注淮海巷公众号,可以稍微肯定的说,应该没有人知道我写的是啥?也不知道写的人就是我。。。更不用说,我写的这些有什么用。我当天晚上分别给他们回拨了电话,毫无疑问,又换来一顿痛骂。。。这兄妹两人一位78,一位68,合起来将近150岁,吃过的盐,比我吃的米都多,虽然性格迥异,但是骂起我来,语气居然是出奇的一致。

最近确实听到不少人收到了来自各方的电话了,来自街道的、居委的,或是大队的,也有来自派出所的,似乎一时间,人们都对虹润的事关心起来。我之前有过设想会接到什么电话,只是没有想到率先到来的是老妈和老舅的电话质问。我知道他们对我的关心,但是一时无法跟他们解释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在电话沟通中,双方都在尽力的试图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听起来却像是鸡同鸭讲,互相听不清对方的真实意图,反正他们的主题就一个,让我不要再发什么帖子了,而我呢?听起来好像是没有给他们明确的回复。。。

电话中,他们不止一次跟我说关于发帖子的事情,而一些回复,当时我可能也没有及时解释清楚。我记性不好,担心这些内容过后就忘了,趁着现在还有些记性,索性一并记下来并逐个回复吧。后面他们再跟我聊的时候,我直接将这篇拿出来,或者请他们关注我的公众号,找人读给他们听。

Q:虹润花园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为何要出头?
A:不是我强出头,只是这事过于荒唐,我只是凭着自己的观察和感受,如实记录而已。不存在强出头的问题,我远在现场之外,没有组织过任何人做过违反道德和法律的事情。

Q:有990户人家,能人多的是,就你能?
A: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自知本人自知能力有限,但是990分之一,写文章与能不能,没有必然关系,也没有任何关系。写文字写博客是我的生活方式之一,虽然到目前为止,除了网友打赏,没有赚过一分钱,多数还是自己又贴钱,又耗时间。但是如果有机会,我会把自己的吃喝拉撒全部写成文字。。。

Q:这事事关大家,开发商能力那么大,你能叨赢么?
A:如果说打麻将或者打扑克,我可能存在想赢的想法,但是生活不是打麻将,也不是打扑克,我从来没指望赢过谁。未来的生活也是一样,我谁也不赢,也不想赢谁,而凭借我对自己的了解,我以后这一生估计也赢不了谁了。针对虹润这件事来看,不管对方能力大也好,小也好,未来的结果输也罢,赢也罢,我发自内心的说,这个对我的整个人生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Q:你发的帖子有什么用?能解决问题么?赶紧答应我,别写了。
A:我知道自己的公众号没有用,真的一点用也没有,一不能挣钱,至少现在没有,二耗费不少时间。我也不指望公众号当前能解决什么问题,更不指望未来能解决什么问题。写文与喝酒是我的生活方式之一,这个前面说过了。我可以不写诗,但是不可以不喝酒,也不可以不写字。。。

Q:人家已经知道你在哪里工作了?住在哪里?做什么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A:实名信访才显得重要和真实,由于系统设置,我如实汇报了自己的情况,我对徐州市信访局、睢宁县信访局和公开我的信息,对他们而言,我是透明的。

Q:这事不要管了,你才有几个平方,人家家大业大的怎么说?
A:这个与几个平方问题不大,也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平方多的人怎么说跟我怎么说,完全是两个概念。我不是他们的附庸,他们也不是我的附庸,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为自己负责。
Q:人家怎么说,就怎么弄就行了。
A:回答如上,如果有我说一句话的权利,即使是夸奖,我也要亲自说出来。

Q:你们有一伙的么?有的人都退出了,你还弄什么弄?
A:我没有听过一伙不一伙,我所有的说话也好,打字也好,都是源自我自己。如果说我与谁一伙,那或许是与良知一伙吧,虽然木有人认可,但是不要紧,我不为争执而活。

Q:你这不是给我添罪么?
A:这是老妈的原话。她说,我们好歹安安稳稳过了几年,你老老实实的陪着老婆孩子过安稳日子就行,怎么又整出这个事情了,让她担心起来,不要发什么帖子了,再发就有人抓你了,看你怎么弄。
我深知她的担心,但是我很纳闷,我什么时候不是安安稳稳陪老婆过日子了?读过几天夜校的她,如何了解我写的帖子?她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她儿子写了乱七八糟的文章???要知道,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我写公众号的事情。至于抓人的事,从何说起?因言治罪?写博客要被抓?到底是谁来抓啊?我需要跑路么?自始至终,我应该没有写过违法犯罪的文字?怎么就有人来抓我了?如果有违规的文字,企鹅早就把我帖子给删除了,发也发不出来。

就这么多吧。。。今年就地过年,第一次不回徐州过春节。如果回去,不知道会不会被吃他们一顿老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