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者的窘境

龙阳路2号线地铁站有人卧轨自杀了,传来的图片上,受害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害人还是一个坚强的人?为什么说是受害人?毕竟是一条生命的非正常死亡,身体被呼啸的列车直接碾过,痛苦可能都来不及体验到,死者瞬间就没有了呼吸。而坚强的人,是因为他死都不怕了,似乎这世界也没有什么更能让他害怕了。。。


冰冷的尸体突现在最繁华城市的一角,列车上、站台上围观的大多数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我想都无法淡定。我想到前期读的西西弗神话,也叫论荒谬,第一章就是论自杀。认识到生命是荒谬之后,自杀无疑也是荒谬,但是荒谬并不能必然指向自杀,遗憾的是,龙阳路地铁站的死者还是以这种不太美好的方式自杀了。我自认为无法经受这样的现场考验,如果在现场的话,可能会立马呕吐到痉挛。


很快,上海地铁发出通告,相信不久之后,警方也可能会查出这个在光天化日之下,突然自杀的男子的身份和自杀的原因。


吴老师说其实AI其实可以依据现场的受害人的当时的异常行为来进行判断和预警的,但是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没有给AI足够时间,猜测受害人在跳跃的那一刹那之前,应该会有本能的犹豫不决或者踌躇徘徊,这个跟正常想赶路的人的状态有本质的区别。我大体认同。


但是我说,如果一个人决心自杀的话,其他人是拦不住的。不管技术有多么先进,如果阻拦的人还想给试图自杀的人,保留一点点做人的尊严,他总能从这个保留尊严的缝隙里找到杀死自己的机会,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自杀的在暗处,处处留心,将自杀变为进攻的手段;保护者在明处,处处防御。众所周知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如果不限时间,守方迟早会陷入战略疲惫期,被突破是迟早的事。


官方尚未给出死者明确的自杀原因,但是仍不妨从这个卧轨的事情上,来简单分析下自杀这回事,并且如何避免让更多的处于类似年纪的韭菜们突然就扼住自我喉咙的惨剧发生。关于自杀这个话题,最近的新闻爆出不少,其实我一直在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写一篇,这一篇也是在晚饭之后,临时加更。。。或许有人说,用韭菜来称呼这位死者不够尊重,其实是没有看清楚荒谬的本质。韭菜可以指代任何一个能够提供一定价值的人,但是这部分人往往只保留了少许的利润,甚至没有利润,他们辛辛苦苦挣得多大部分利润被其他人拿走了,并且这些其他人以割韭菜为生。


能够为被人提供大部分利润的人自然是韭菜,死的是死韭菜,不死的是活韭菜。尽管都是韭菜,但是相对来说,活着的韭菜才更有意义。若韭菜们都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割韭菜的人也自然没有什么可持续的收益可言,从经济学上来说,这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从人道主义来说,这是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这篇看起来是像是为死者喊冤,其实本质还是维护割韭菜势力的地位。所以,如果有人要反驳我,挑战我,说我的分析冷酷、严峻、不近人情,那是不是意味着跟割韭菜的人为敌?


言归正传,龙阳路的自杀事件,让一个年富力强的人离开花花世界,确实过于残忍。但是这种残忍其实是在建立完全荒谬的基础上,这个荒谬,是他没有认识到的世界。他或许来自城市,也可能来自乡村,可能是一个官员,可能是一个打工人,也可能是一个无业游民个,或者是吟游诗人,走了三十多年或者四十年,越过多少个比他还年轻,还落魄的人,走到了今天,但是那些人并没有走到跟他一样的地步。他为何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我想或许是他没有听到我跟朋友说的这段话吧。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而生命是唯一性,是展示自我的一个最具体的实体,也是我们感受世界的唯一实体。个人的存在是各种集合的汇集,缺了任何一点,今天的我就完全不在存在。”

“生命每天都在做选择,我们的生命之路,本质或许是一路选择的过程,并且时时都在变化。早上的出门的我,跟晚上回家的我其实也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如果有幸保留了这个拥有生命的个体,我们是可以体验到的,既然能够体验到,当然也可能会不由自主的对这种体验惊奇不已。。。”


“我跟任何人都不一样,即使他是我的兄弟姐妹,是我的同学同事,甚至是我的孪生兄妹,来自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个乡村,读同一所大学、中学、小学等等。这又怎么样呢?除了我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完全代替我,更不用说代替我的感受。。。“


“我的每一次悲伤,每一次欢笑,每一次痛苦流涕,每一次啼笑皆非、无可奈何,都是生命中独一无二的体会。”
“我突然发现,自己如此渺小,但是又是世间最无可能被其他人或者物品替代。我有很多缺点,当然也有一些优点,缺点可能比有点更明显,优点可能比别人更显示不出来。。。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仍然深深的挨着这个满身缺点的躯体和生命,正式不完美的身体和生命,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


至于龙阳路的受害人,众人猜测的破产、失恋、生无所望,或者抱怨没有感受来自亲朋好友的温暖,亲情的抚慰。。。或许这些很重要,受害人或许没有在他自己认为最需要的时候感受到,继而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颗稻草。。。我深表遗憾。如果上述猜测为真,我完全理解他的心理。但是,这仍然不是一个勇敢的人选择自杀这条路的原因。


他或许始终没有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没有认识到生命的荒谬,无法接纳不完美的自己,并且没有最需要爱自己的时候,好好爱自己。如果识别到了荒谬,那么未来的道路或许更为平坦一些。。。认识到荒谬,反抗油然而生,进而生出一种超越荒谬的力,源源不绝,永远激情满满,这才是看清生命荒谬真相的应有的动作。一个深爱自己的人,看到荒谬真相的人,自然不会选择自杀。


如果看不到荒谬的本性,也就是加缪说的没有价值观,没有了创作,那就是完全的荒谬了。。。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选择最好看的自杀方式,一个结婚+朝九晚五的工作,另一个是左轮手枪。只是这位龙阳路的男子,选择了跃向高速列车,这是最不好看的一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