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 加缪手记(一)

我是不会读书的人,尽管我此前甚不同意。但是事实情况就是如此。加缪手记到手三个多月,我一直没时间翻看。一直以为它是在我购入西西弗神话之后入手,回头看看当当上的订单,却发现并非如此。

原本敲下“当初下决心入手,还是要拜读了西西弗神话的影响。”这句话显然不能再用了。不过开始读它,确是在西西弗之后。

手记入手后虽然阅读冲动,但是身体好像并不如此,阅读的好奇心被什么东西被摁住了一阵,但是这种控制的欲望终于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傍晚被打趴下,我拆掉了绕着手记的封套,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看存在主义大师的手札。

手记是加缪的笔记,甚至连随笔都不算,正如译者所说,这套书是加缪的笔记,但是不能称之为日记,是他生前力特地请人打字校对而成(1935年-1953年)。里面成篇的文字并不太多,多数是片段,但是仍旧有足够的连贯性。这些片段是加缪在1935年-1959年之间那段时间偶然思绪的迸发,比如按照心境写的几个行字,在某个时刻读到的内容,又或者是对小说或者剧本中人物的揣摩,或是某个创作片段的草稿等等。加缪将这些以文字的形式进行记录,透漏出吉光片羽的思想碎片。

手记题材广泛,内容繁杂,自然不需要固定的阅读章法,所以阅读起来倒也轻松愉快的多,随翻随看,可以从任何一页开始,同样也可以从任何一页结束,但是可以一窥加缪的创作态度和思路的变化。

导读徐博士说,手记里面可以看到加缪的创作过程,因为手记中一些文字被原封不动的用到了其他作品中,如反与正、局外人、西西弗神话等。可惜的是,除了西西弗之外,其他的作品,我尚未读过,只能从注释中略见一二。

其实在开始尝试写这篇笔记的时候,我在一周前已经将第一册大略看过一遍。。。但是正如开始所说,我不会读书,我对自己读过的书的记忆,就像金鱼一样,甚至不到7秒,现在几乎完全不记得什么内容了。让我写一篇读书笔记的难度可想而知,前面勉强写的几篇苏东坡传的读书笔记,已经快要了老命。

类似的读书笔记之前也写过。。如裴多菲传,论美国的民主,以及营销革命3.0等等,数量过于稀少,也缺少开创性的说法,可以忽略不记了,但也没有坚持一阵。而写读书笔记又是读书人进阶的第一大本领,既然自诩1/4个读书人,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有意思的目标,如果读书,不管好坏,都要输出一篇不低于1000字的阅读笔记,才有了看到的这篇。

为了让笔记看起来稍微有点样子,我索性按照新习得的方法,重新阅读。对的,尽管是一个礼拜之后重新启动,但是那些富有哲理和想象的句子,就像是第一次看到一样,我无法相信这读的是第二遍了。

好吧。以前看书,我生怕给书带上什么痕迹,看完之后也会小心翼翼的保持书的干净整洁。所以,我从来不在书上面写写画画,也避免折角什么,书签也少用,没有标签纸等。。。那个在地下室发现我遗落的书籍的人,完全可以放心的将其拿到旧书市场按当做新品来卖,不用担心买家有什么异议。因为,实在看不出那些书有被阅读过的一点点痕迹。

嗯嗯 这就是我读书的风格。。。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说一千道一万的读过,然而除了书名和作者,其他的一个字也想不起来。

这种方法其实也还不错,至少不会引起什么烦恼,但是前提是不要被忽然提到,就跟张三丰教张无忌练习太极一样,终极练习方式是忘记、忘记、忘记,我读书也是一样。

上周五在回南京的高铁上,我突然觉得这种读书忘记的快乐与我无缘了。就在一刹那,我发现原来的方式是错误的,并且错的离谱。因为记不住,所以很难有读书笔记产生,就没有输出,没有积累。其实即使有输出,也可能仍然没有积累。当然,值得庆幸的是,好在我没读过几本,到也没有多少损失的说法。

想法已经发生变化,很难再回头,读书写笔记,不写笔记不如不读,从这套手记开始,尝试踏入新的阅读阶段。其实无论是作为哲学家的加缪,亦或戏剧作家、小说家、散文家的加缪而言,这套笔记皆可以看作是他本人创作之路的真实记录,值得一读、二读、甚至三读。。。

好吧,这是手记的第一篇笔记,尽管没有摘录书中的任何一句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