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实录 | 飞驰2041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目前这里看起来与我有关的非“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不可。之所以有关,不是说我已经理解,或者达到,事实却大大相反,他说的这两条,我不仅十年前没有做到其一,十年后更没有达到其二。

尽管如此,时间还是将我慢慢悠悠的拖拽到了他说那个本该“不惑”的年纪,只是随着时间日趋临近,不仅我距离不惑不是越来越近,仍然是越来越远。。。无论是个人、家庭生活、又或者工作上的各种体验,以及社会上层不出穷的新事物、新概念、新想法出现,我脑海里的“惑“没有减少,而是越来越多。

个人原因就是个人原因,不能将锅甩到几千年前的老人身上,但若将其原因全部归咎于没有在十五岁有志于学,又觉得过于牵强。按某种生物学观念,每过七年,人的全身所有细胞会进行一轮彻底而完整的更新,也就是说从血液、皮肤、毛发、以及五脏六腑等跟七年前完全不同,所以十多年前或者二十多年前的志与不志,严格说来也像是没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系。

当然,如果基于VELLO,则会有另外一个解释,少年读书时,老师时常交代,要立长志,而不是长立志,但很遗憾,这从当前的状态就可以看出来。若找到当年写理想或者愿望的任何信息,不消说自己脸红,很有可能萌生刎颈自杀的想法,不过到底是先天性的健忘和遗忘症保护了我,我佯装完全不知道有那回事。当初的愿望一个没实现,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只是正是那些年的有意无意,造成了如今的我。

只是再也不提稍微远一些的有关愿望的事情,更谈不上志向、立志,恰恰相反,而是几近于无志,唯一暂存的只有一种奢想,就是可以无病无灾的活到60岁,然后顺顺当当在80岁时静悄悄的死去。当我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得到它理应获得的评价,说没有志向没有理想,可这分明就是嘛,按照当前工作生活状态和节奏,要想完全实现,其实也并非易事,恰恰相反,可能比少年时的难度更大,因为阻挠它实现的最大敌人,并非我独有,而是也属于众人,那就是时间、自然衰老和疾病。

要知道,没有比生命本身更值得惊叹和赞许的事情了,尽管人人命运不同,不管最终有没有得偿所愿,但亲身经历的丰富多彩的,喜怒哀乐的一生,经历好运、厄运、普通、平凡、伟大、狼狈、惨淡、幸福、开心种种,倒是没人可以代替,以其独特性和唯一性存在于世,驻留在时空某处。

只是除了这些基本的、可能的、必然的要体会的经历之外,还是想给自己再加一个稍微有点趣味的事情。那就是飞驰2041,登月计划。花里胡哨的名称,其实是想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一个为期二十年的个人写字计划。

2041过于遥远,距今还有20年,而一个企业做战略规划,也多是三到五年,但无一例外,以活下来为基准前提,我怎么可以一下子列了那么个长时间的写字计划?这是忽悠还得骗人,亦或只是吹一个听响的牛皮,这里暂且不做讨论,还是先看看计划吧。

飞驰2041即登月计划,目标在2041年10月之前完成,详细内容如下:

  1. 梳理售前能力产品化的探索,主要发布在智瓦售前,约60篇,三年
  2. 事关故乡的故事,《白塘河水静悄悄》,约60篇,五年
  3. 生活在《江右实录》,一部个人生活史,约66篇,两年
  4. 求学《在人间》, 50篇,三年
  5. 成长的历史,在《从新城东街到天虹大道》,100篇 五年
  6. 家族历史小传,从岐山公时代到2041年,25篇,五年
  7. 异域风情一《墨西哥的倒影》,50篇,两年
  8. 异域风情二《智利印象》 ,50篇,两年
  9. 随笔《维洛的自负》,包含对文字、逻辑、幸福、生死的态度,以及对自己、他人、美好、痛苦,以及对生命本身的思考,约30篇,十年
  10. 《忏悔录》,认真的剖析自己,从思想到行为,约30篇,十年
  11. 诗歌《一百零一首》,生活、爱情、美、人间往事,五年
  12. 大学生活,《我的大学》,40篇,五年 
  13. 读书笔记100篇,二十年
  14. 至于玩笑之语的《珍珠大饭店》,20篇,五年
  15. 《白塘河小酒馆》,30篇,五年
  16. 以及具备散文和小说色彩的《四点一刻》,记录当代年轻人职场之外的趣事,40篇,三年

当写下来这些文字时,我不免大吃一惊,这天方夜谭的计划,不是吹牛,而是踏踏实实的吹牛。稍微减去几个,或者缩小篇幅或者范围,可能会更好实现一些,但是这是此刻,我仍然想保留下来。

相比于任务繁重,其实更值得担心的是身体问题,按照我以往的写字经验,看起来很多,其实当沉下心来、深入进去的时候,键盘乱飞的日子,如风一样吹走,甚至来不及回味。如果不信,可以看看,是不是每当想查看日历,或者通知要过某一个节日时,不由自主的慨叹时间都去哪儿了。。。

二十年其实也可能只是眨眼之间,但我又不能专职坐在那里,进行一个字一个字的敲打,夜深人静,又或者是周末的空闲时段才有一种想敲打键盘的状态。语音识别文字是个好东西,但我仍然愿意采用更为传统的方式,虽然这种传统也是近期才养成,搁在互联网产生之前,不知道有多先锋,看来先锋也有保质期啊。

只是这种措施或者说手段,又不至于过于传统,要想完全靠手写,于我来说,跟直接放弃没有两样,除了坦然接受,我别无良策。

这是总提纲,接下来我可能会为每一个大主题写小标题,并且顺利的让它形成一个不至于过于令人一头雾水,尽量不让他处于过于无趣呆板,让人一看就想扔到垃圾桶的冲动。

这个飞驰或者登月计划看起来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吹嘘,是一个永远无法完成的任务,不过这个计划看起来在完成之前一无所有,完成之后大概率还是一无所有,既然没有什么损失,只需大胆的张开想象的翅膀,就有机会享受一段神奇之旅。如此一来,就更有必要花一些时间,来描述一下这个计划的起源。

没有比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更适合这种活动了,一来不打扰其他人,二来可能会给喧闹的人群带来一点点饭后的谈资,惹得人哈哈大笑。一想起来可能会带来这种后果,无疑会令我更加坚定而执着。我向来不怕提供这种谈资,哪怕仅仅是嘲笑或者其他什么,我也不担心无法完成,最终落个失败者的形象。失败的人实在太多,多一个也不算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成功才是奇迹。

相对于失败的恐惧,我反而更担心完成的恐惧,担心完成计划之后,那些内容并非我真实想表达的内容,那才是最糟糕的。表面上看起来像一出悲剧,但是又结果以最滑稽的状态呈现,又或者拟一个喜剧,又以无可奈何的悲情收场。如此一来,我的文字竟不能完整我刚开始设定需要达到的目的。写得越多,离的越远,南辕北辙,词不达意,最终将一塌糊涂。

若果真如此,那就显得愈发好笑,不过这或许能够延续我的一贯作风,被命运百般嘲弄,让他实现了对自己开一个天大的玩笑的目的。如此一来,我倒也心满意足,只是没有任何兴趣再去重写一遍,也不想金庸显示那样无趣,为了多卖书,不惜花下功夫,对外说打倒所有之前设定的人物结局,reset。

不,我绝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如果真要像他那样做截然相反的更新和修订,我势必给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理由不可。只是,我是幸运的,暂时还得到修改的机会。所以,这个可以算是我与日月同在时的一个小小的心愿,并将身体力行。

不过如果万一开局就是终局,从开始到放弃三十分钟,那也算是一个见证吧。至于完成之后的结果是付之一炬,还是像白乐天一样,誊写复制十份,找到不同的地方收藏起来,我也还不知道。

这个计划的提出,多少令一些熟悉我的朋友略感疑惑,诧异于我在该进行人生复盘的时候,整来这样一篇异想天开的目录,东拼西凑一个完全不存在的文字组合。内容和提纲今天看起来平淡无奇,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其本身的含义,我自然不会有额外压力。

若我是一个经验老到的写字人,自然不会把这个子乌虚有的事情光明正大写出来,让别人拿着它来对我进行指指点点品读一番,恰恰相反,平凡和追求平凡的心态,让我大约可以经受住时光的刻刀。

除了向时间投降,我不向任何事物投降,就是时间也会被我慢慢雕刻,尝试在虚空之境打破虚空,在无意义之外砸碎意义。

再多的内容,我也不说了,大家等着看笑话吧。如果剧情反转,也请不必大惊小怪,那是时光的作用,通过一系列事件让结局出现反转。要么离开他,要么被他吸引。我只是实在太喜欢这个计划了,就像每回提起山东,我都不由自主的想到北斗七星离我最近的那个晚上。

目标和计划提出来了,就能完成了嘛?显然不是,要想完成,自然需要有对应的执行计划和解决挑战的方法。一是确保健康活到那个时候,二是沉下心来写,三是持续不断的修改优化。结合最近学习的PMP课程,我大概琢磨了下,这个思路似乎也大致符合PMP的五大步骤,规划、设计、执行、监控和收尾一步不少,如此以来,规划的必要性和开创性不言而喻,更加坚定一些。先固化,再强化、后优化,总之一句话,干起来再说。据说 火箭发射时,开始3%路程是定位,以后97%是不断修正。

熟悉我写法的人,可能看的出来,对于写字的主题我其实并不是专一,我有意无意让它们在不同话题之间跳转,一会白塘河,一会江右实录,又或者在人间等等,我想这多少延续了我阅读带过来的习惯。我习惯在相同时间内打开多本,在心情愉悦时,抓到哪一本就读一会。具体明天的阅读计划,尽管提前会想到,但一回到那个让我产生阅读欲望的氛围中,就被完全打乱了。

这是我最无法忍受又不愿意更改的习惯之一,希望不要延续到这个计划里。好的,这篇说完了。

原稿于2021年9月30日,更新于2021年10月16日

—END—

淮海巷扎根乡土,仰望星空,记录与时空的碰撞碎片。请相信我,这里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224篇原创内容公众号

智瓦售前探索售前解决方案能力产品化、商品化之路。36篇原创内容公众号

淮海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