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记1:退休后的生活,你现在决定了55%

周末按照医生嘱咐,9点多到医院,办齐手续,就到了病房区。
值班护士简单问询之后,就安排了床铺,引导我们到了病床跟前。看的出来,护士比较忙,加上周末休息的人多,所以人员就更紧张了。自从我进来之后,那蜂鸣声一直连绵不断,见到几个 护士几乎带着小跑干活,其中有个护士,从夜班开始一直到现在,下班时间是下午4点钟。
今年,南京的冬天似乎比以往更令人不安。我本身对过去的季节没什么印象,单是这次来说,雪下得大,也很阴冷。冬季是疾病高发时期,这医院竟至于没有空床位。我被安排在楼道里面, 靠近库房的位置。
临近的是一位老太太,简单打声招呼之后,老婆陪我就坐了下来,等医生安排。首次因病住院,对于我这个大男人来说,有点令人不好意思。这其实也并非我愿,但是本着趋利避害的原则来看 ,这次住院,也不见得是最差的选择。
昨天主治医生说,目前根据病情来看,如果要吊水,需要5-6次,每次也要近千元,而且门诊挂水,必须全部自费,不走医疗保险;再说以后如果注意不当,仍有复发的可能。我的上班时间是周二和周五上午,你这两天上午过来,吊水加按摩,效果可能好些。媳妇说:那我们能不能周末过来?平时上班,没时间过来,还得请假。医生:你最好还是就着我的时间来 吧。医生说,如此,你不若住院治疗,正好这几天假期连着,也不会耽误工作,治疗也很方便。几番思量之后,我们决定住院,才有前面申请调休的事情。一不耽误工作,第二,也能够省下一些,关键的是,事情得到解决,人不会那么痛苦。公司上班,经常请假,也不是长久之计。
量过身高血压之后,负责医生来问话,之前没有见过他。常规性谈话之后,他就去安排吊水的事情了,后来一直没有看到他本人。下午我问护士,说医生在做手术,不过来查房了,他们上午会查,周日休息。我们一边等护士,一边跟临床位的老妈妈唠嗑,在这个近似封闭的环境中,傻等,是对生命的亵渎。
在病房里面,临近位置的病人很容易互相说上话。究其原因,在这样相对封闭的空间,大家几乎同病相怜,加上之前打过招呼,就更容易说上话了,病友或许就是这么来的吧。老人家很热情 ,声音洪亮,起色看起不错,后来终于等到空病床,搬了进去,那是下午的事情了。
闲聊获知,老人家因腰间盘突出,疼的受不了,昨晚赶过来住院。老头子回家了弄饭去了,自己暂时一个人待着,掉了一些盐水之后,现在好多了。她说,他们一家是铁路系统工作的,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也都在铁路系统,老人家本身也是在货运站退休下来的,曾经做过站长,老头子在江北某站长位置上退休下来,老公俩退休金合计在 6000块左右。她们每月除了生活费,结余不少,偶尔还补贴补贴孩子。其实他们的孩子也是不需要他们补贴的,铁路衙门自成一体,福利待遇相对于社会普通打工者不是一个层次。小女儿5千 左右;女婿在一个大站做铁路派出所所长,月薪过万;儿子年薪几十万。子女各自在市区和江北有房子,其中一个还在我们小区里面。
老人家谈到此,十分开心。她说自己有医疗保险,哪里都可以看病,只要住院,国家医保承担80%以上。现在老公俩生活安逸,自己这次生病,不像在位时,没有向外声张。她说省的别人过来 看她,岁数大了,不想因此再担人情。自家孩子孙子,过来看看就好。不需要跟邻居亲戚再通知了,邻里街坊看来看去,其实是一个道理,自己目前能负担的了。
目前对于生活,他们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将近80,若不是腰间盘的问题,她们这样的人依然会健步如飞。听老婆婆讲,之前还是小区广场舞台上的常客,因病才不得不放弃。
众所周知,普通人不容易进铁路系统。可以说她们这一家代表了体制内人们生活的一个掠影,老人因为之前在里面,左右儿女现在也继续在里面,世袭制的非常明显。从老人口中说来 ,又增加了几分真实。
我的周围进过铁路的实在少之又少,老家有一个卖豆腐的阿姨,她的孩子,几年前考进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有幸找到了地铁部门的工作。但是自从他工作后,我们却未从照面过,无论 是现在还是过去,他进去的机会尤其难得。加上最近老婆的一个妹妹因某个相关的工作机会,里面的事情也听过一二。
对于我们这些体质外的人,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我们只允许有1个孩子,并且孩子进体制内的机会非常渺茫。我们的退休金也只是铁路夫妻人家的五六分之一,真是天渊之别。如果没有其他的非常大的变化的话,老年生活几乎提前被社会锁定了。悲惨的晚年,拖累孩子,试想一下,哪有心境活到七八十岁?我几乎不 能自拔,到底怎么样才能给自己赢一个舒服的老年生活?改变和行动,或许是不二之选。我说人们现在的状态决定了55%退休后的生活,并非绝对,只是一个数字量化而已,但是差别应该不会太多了,也不是绝对的,我们 毕竟还有45%的翻盘机会,不应白白放弃掉。
 


2 thoughts on “生病记1:退休后的生活,你现在决定了5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