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与人性之弱


没有读过卡耐基,可能让部分朋友误会了。
我不喜欢数学。关于数学类内容有明显的排斥感。这种感觉其实在小学五年级以后有越来越多的实例告诉自己,我对数学太没爱了。在我幼小的心理上,二年级三年级以前,我对于数学的爱,跟语文一样的。你不能不承认,一个老师对于孩子后面选课的影响。当时绘画老师一句”小胖丫“,让团团妈对于本来喜欢的画画,再也提不起兴趣。
 
跨过而立之年,面对以前的事情,很多都忘记了。但是时间没有让那部分影响深刻的记忆褪色,相反,恰恰是时间褪去了其他本不该留下的东西,让有些事情,一直停在脑海。请原谅我忘记了她的名字,只是有幸记住了她的姓张。张老师是我一到二年纪的数学老师,人胖胖的,脾气和蔼,很少对学生发脾气。我记得每逢我在她的课堂上,只要她提出问题,包括我在内的学生们,都会把小手举得高高,甚至有的还会爬到桌子上站起来,嘴里不停喊“我我我!!张老师!我!” 当张老师点名叫一个同学回答时,其他的孩子不是静静的听,而是“唉”遍全班。老师安慰到,不要着急,等这个问题结束后,下面还有呢?教室里复又沸腾起来。我不止一次看到校长和其他老师透过窗子朝屋里观看。
这样热闹的场景,以后再也没有遇到过,是我记忆里面氛围最好的一节数学课,其他多是以狼狈收场。
 
五年级。某次考试,我有幸考了满分,当时跟同桌开心的在欢呼,好久没有这么高的分数了,尽管这次多数人的分数都比较高,但是于我来说,满分也是许久不能遇到的事情。但是欢呼很快就安静下来,我看到教授我们的老师径直朝我走来,然后刷的一下,就敲到哥的脑袋上了。我懵了,不知道这百分的卷子,在老师眼里这么不值钱,或许为何同桌跟我一样的再叫,而老师老师的巴掌却只会向我飞来。真是百思不得骑姐,莫非连我都能考一百分的卷子,没有让出卷者显示出水平吗?对于数学的热情,一落千丈。
 
六年级。再于某戴姓老师,晚自习时间,我跟其他同学一块去厕所,因为他的课,我们回来的晚了一点,我先他一步到了教师,运气不好,直接被他逮到。二话不说,呼啦劈头就来,当着学生的面,毫不留情的数落起来,我回教室上课的兴奋劲一下子就没了。以至于后面,在他的课上,尽管努力听课,当时仍旧会走神,记不住。而后面随我一阵上厕所的胖子同学回来,老师啥话也没说,直接让他进来继续上课。他成绩是不错,但是仅仅相差几分钟的两相对比场景,让哥伤心透顶。作为一个还算靠谱的孩子,我没有胆子成混子,但是又学不好数学,还一门心思在努力。终究是习不得法,一事无成。在他的课上,某次我直勾勾的听他讲试卷,诸如此类等等,我顿觉不对。马上站起来,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说,老师,这个这个不对,应该是这样的这样的。老师翻眼瞅了我一眼说,刚才的题目已经说过了。现在我们时进行下一道题目。本想在学生面前找回自尊的我,后面是如何接场的了,我全忘了。
 
初中时代,没有数学老师的特别印象,嗯,开始是一位男老师,姓戴。再后来换成了一个美女老师,我喜欢将她与我的某位同学联系起来。年轻,黑色小礼服,白色衬衣,黑色镜框,尖下巴。
 
高中,班主任代课数学。我对于公式,画图都是云里雾里,其他的记不住。某次考试测验,得了92分,当时还得到老师的进步奖励,一个硬壳笔记本子。我记得当初他说的,这个不是说奖励分数高的,而是进步明显的。当时我内心欢喜,而后的几次课上,甚至还被点名回答了问题。我现在还记得当初的感受。但是好景不长,下一次测验时,分数跟上次倒了过来。找不到学习数学的技巧,我一直这么跟自己解释,辜负了那个本子。但是后来复读的时候,数学成绩算是有了进步,比人家多学一年,总会有点效果。再次高考时,遇到特困年份,数学就又被拉下来。
进入大学,微积分,嗯 ,跌跌撞撞的结束。庆幸自己毕业以后,终于再也不用学习数学。但是不久以前,有过一次即将参加数学考试的噩梦。心理学有专门称呼,粉色小象就很好的解释了这个现象。当说大家都不要想粉色小象的时候,结果就是人们脑海里,却有一头调皮的小象。数学成为我的心理疾病。
 
所以tal说到指数的时候,我也是概念不全,直到他举出这样的例子。如果我们对于周围三个人微笑,而三个人再分别对三个人微笑,此后的三个人再分别对另外三个人微笑的话,只要20度,就可以把笑容传给全世界。他说的20度,应该就是按照这种例子实施20次。是不是这样计算呢3^20 = 3 486 784 401。另外一个例子是在棋盘上堆满稻谷,这个故事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国王没有赢得棋手。如果是以指数级增长的话,64个棋盘上可以堆满全国的粮食。而一张1mm的纸折叠41次可以到达月亮的例子,我还是不能理解,你知道张纸无论有多大,在现实中都不会折叠超过7次,但是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这么伟大的现象,起点都在于那个开始的1,1的力量无穷大。数字是这么神器而神秘,而我却一窍不通。但是这个例子,确实让我感受到数学的魅力。我不想继续在此叙说对于数字的赞美之情。但是学好数学,真的非常重要。你看,我就是没有学好数学的例子。按照目前的趋势,如果我谋求在数学界的未来有进一步发展,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早早的断了此念,接受现实,是为清醒的认知自己的不足。
 
博士说其实这堂课不是积极心理学,而是应该叫接受现实心理学。人们对于快乐和幸福的追求,不是没有前提的。前提就是要使之成为人,我们应该接受人性受约束的基础。生而为人,有兴奋有快乐,有喜怒哀乐,有忧愁烦恼,是为不得不面对的事情。我们人又七情六欲,快乐时快乐,悲哀时悲哀,也属正常。人类千年万年下来,已经形成了对于诸如类似的通用处理办法,我们先天上继承了一部分,单也不是全部。早早的认识和接受他,应该是获得幸福的原因之一。没有喜怒哀乐,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精神病患者,另外一种是死人。我们大多数人不在此列,所以我们应该为能够感受到这多种多样的情绪而获得少许安慰。
 
积极心理与被动心理的区别不在这里,而在于大家在面对痛苦快乐的反应,以及相关情绪的持续时间。悲观的人,会纠结于认识经历的苦难,而终日郁郁寡欢;而积极心态却不这样,他们会很快的再接受现实不可更改之后,寻找解决办法,让悲哀离去,让快乐重启继续。就比如失恋,悲观的人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乃至甚者一辈子都沉迷于前女友的点点滴滴,而积极心态者,可能在两个礼拜之后,掬一把眼泪之后,去参加更多的派对,结实更多的朋友,当然,异性朋友会多些。因为他知道,再结良缘的机会要比追回前女友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34 thoughts on “数学与人性之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