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站台为哪般

这个阴阳站台由来已久,粗略算来应是某位人物在2010年到南京时不经意间的遗留之物。

记得那时我上下班经过此地时,看到的是一排排的市政工人,沿着浦珠路在不停忙碌。把该挖的挖了,不该挖的也没有放过。我清楚的记得在浦六路车站站台那里的路边地砖,新铺时间并不长,并没有到非要拆旧出新的地步,但它就是“被出新”了。

那时听得最多的就是某某领导要来检查,所以要抓紧干。那时正直冬季,冷风嗖嗖,路边工程做的是热火朝天,连夜加班有如寻常。眼见着路边的整修的站台即将焕然一新的时候,突然从某一天开始,工程就停下来了,工人也没有了,而且到现在为止,再也没有出现过。浦六路的阴阳站台就此成为附近街景之一。

每逢晴天,有风的时候,令人掩鼻,阴雨天让人抬脚跟。不知道那位某某领导,是否会想到是这个样子。

当领导人出来视察有利有弊,但对于当地来讲并非全无是处。首先把原来的旧砖换新转了,另外至少马路对面的那个站台不是跟这个半吊子工程一样吧;搞的哪些绿化带,也带动了园林公司的销售额增长,再不赖也缓解了一部分劳动人民的就业压力。至于这半途而废的工程,能否如其结款,也颇令人生疑,工人能否拿到工资自然也不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不结款还好,我在想谁能保证这样的市政工程一定不鞥结款呢,如果这样的工程款结了,那才是症结所在。

一切损失最终还是要落到普普通通的纳税人身上:买菜买盐的抽税,过桥过路的抽税,穿衣服吃饭的抽税,解大便用的手纸抽税,开房的房钱抽税等等。我们大家在不知不觉中用一分一毛,慢慢的构建了这个国家的庞大财政集团,所有生活在这个大陆的人们都不会例外,你我都在为此买单。

在很多时候我习惯在结尾处写上对但愿 之类的话,这不过是多余的昏话,自欺欺人,而现实依旧坚如磐石,一如既往,而我也将一如既往。

坤德拉 2011/4/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