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事论事-水塔下面好乘凉

“现在还有时间,有个紧急点需要去看一下。现在就要过去。”领导发话了。中饭肯定是来不及吃了。噌噌噌,立马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直奔清凉山。

自某年某月某日后,移动公司附近已经不允许相关单位在他附近停车等人办事了。查勘的集中地点于是就改道清凉山对面的公厕附近,以至于某个人问起,均答,清凉山公厕那里集合。

由于时间紧,跟设计院的朋友联系时,我已经到了那里。问他 ,他说是很急,下午该站就有可能拆除,所以11点半我们一起过去,他等车来就能出发了。可是从11点开始,我等到12点10分设计院的车子才到到了之后,还要去接个工程局的人。南京移动这边的天馈施工,基本都是他们的,在09年的时候也有其他厂家做过,现在就不是很清楚了,他们是主力军。

站点在长江大桥底下,金陵船厂内。一阵穿越之后才到目的地。貌似废弃的水塔上面挂着几根天线。在蔚蓝的天空下,偶尔有只鸟飞过,相对于水塔下面的环境,真是清爽至极。

局方的人比我们到的早些,周围有网优人员跟着。我们下车之后,与他们会合,了解了现场情况。该场地即将拆迁,附近的一个房子已经没了顶盖,另外一处的地下室也都漏到地面上来了。很粗的电缆也低落在地下室的上头,几乎垂地,一个有点危险的小牌子很好的警告了前来围观的人群。业主要求我们的天线下午必须拆掉,但是局方要求同时还要建好临时基站。

不知道这位瘦高个儿局方同志,究竟是咋整的。基站搬迁,拆装的不是仅有天线,还有机房设备,无论如何一个下午也完成不了,况且站址都没有选定,来的人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我们同去的设计院朋友直接跟他说了,如果这样,那不可能完成,要是机房不拆,方案才能考虑。局方那边见实在不行,一个劲的给领导打电话,把现场情况如实汇报,期待进一步解决问题。毋庸多想,直接找业主看看周围高度合适的楼层先把临时基站建起来,防止附近用户投诉。

有个朋友在船厂工作,这次距离船厂这么近,我就四处看了一圈。金陵船厂,是南京最大的船厂。隶属于南京长航集团。从门口看过去,那里又高高的脚手架,我们猜测那应该是船体,很庞大,起重机往那里一比,就没有了。周围是同样很高的龙门架,上面写了广告语,“金陵船厂欢迎你”,很有喜感。由于正是下午上班时间,厂区里外的工人来来往往,统一的工作服装。莫不是其中有我的伙伴在此不成,恰巧旁边经过一男一女路过,操着乡音,听来亲切。想到自己这样在经常在市区奔跑的工作,不仅有了一丝感慨。是的,若能安定,谁愿做浮萍,生活由不得你选择,特别是我们这种生在农村家庭的孩子,现实的压力迫使我们暂时放弃家庭的温暖,而四处奔劳。我相信,暂时的离开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但是短短几天之后,就已经是人面不知何处去,只有桃花依旧笑春风。

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很多人,几乎各个设计单位都来了,无线设计,土建设计,传输设计,监理人员,代维,网优人员,设备的,施工人员,加上各路司机,人数总计在16人上下。他们一波子人去厂区找领导协调,商定天线临时位置,一去就是2个多小时。不知不觉就到下午4点多了,除了进去找船厂领导的人,大家都散在水塔周围,各自忙活起来,玩手机,唠嗑,闲的蛋疼。

南京的天气很怪,午后尤其热,犹如夏天。几只眼睛没有张开的小猫在没有顶盖的屋框子里爬来爬去,叫声令天气温度直线上升,插曲是一个开叉车的女司机。见她从大门很熟练的把叉车开了进来,想到里面的仓库那儿,但是一辆拾荒者的三轮车子挡住了去路。正当我们大家都不在关注的时候,只听咔咔两声,等我们回过神的时候,那三轮车子已经被腾了位置,还在那里晃悠。女司机头也不抬,径直继续前进了,留给我我们的只有她和那叉车的背影。等她折返回来的时候,我们不免多看了她两眼,腿脚也不自觉后退了几步,三十左右的女叉车司机,一如进来时专注于专业:把车子倒出铁大门,打个方向,绝尘而去。

下午5点左右,找业主的人总算出来了,初步有了结果。临时方案是在厂区办公楼做抱杆,信源采用MBO,只挂2个天线。但是由于时间已晚,今天是没有时间再继续查勘了,电话里所谓的站点拆除,也不了了之,业主给了2天的缓冲时间,各部门,我们要抓紧搞起来。此时此刻,站址没选,天线美化方案不能定,我这一下午连中饭都没来得及吃的,当了一回酱油男。

回去的时候,大家在车上聊开了,其实这2个天线挂的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由于挂高太低,三层楼上架抱杆,且只有2个天线,与原来的那个水塔上的6根天线相比,各方面都相差很远,这样的方案和工程,说实话就是一个道具,聊胜于无。

备注:本来应该有计划的事情,局方人员一直没放心上,直到业主给出最后期限,要求今天下午立马要拆除的时候,才想起来叫设计过来查勘。囧,这样不仅己搞的很被动,同时也连累厂家跟着瞎跑,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这都是一件相当2的事情,丝毫没有大公司的办事效率,与以往相比,判若云泥。

坤德拉 2011年4月2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