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进行中

润企上周自然没有名回复,业主们到了信访局,信访局周一安排信访处理会议。据说是叫业主代表提交一个正式的文件,然后看看能不能让人润企给解决。

代表们草拟了一个文件,形式是请愿书。律师给我发过来,说征求下我的意见,那时已经是27号晚上10点了,收到材料后,我正巧在电脑旁写材料。我初步看了下,稍微提一些修改意见,后来他说索性让我直接改了。

新材料思路是以询问为主,毕竟我们是即将回迁的居民,看到开发商的建设结果,不满意,完全有理由提出一些质疑,需要作为开发商的企业给我们答复我们作为回迁业主的疑问,毕竟我们主要的目的和目标是润企,不存在情愿的问题。

格式调整之后,还是采用信件的格式,原有的内容看起来有诉求,但是说服力不够,缺少一些事实描述,显得不够清晰,尤其缺乏足够的数据支撑。信访局也好,润企也罢,他们正常的思路往往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对无关痛痒的问题,不会有什么真正反思的作为。。。稍有不慎,还会加深了他们固有的认为业主们胡闹,无法正视问题的存在;更不排除其中一些人有意将业主朝不正确的方向引导,以至于被他们抓住某些莫须有的把柄,从而采用其他措施干扰业主的合法维权。

若果走到这一步,那基本就更不会有任何机会进行正视小区的建设问题,更不用说什么解决办法了。

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有人说整改?公摊面积?住宅工程质量分户验收合格证显示设计使用年限50年,推出产权50年的问题?阳台墙太高?遮住了阳光,影响生活。有人甚至说只有润企同意,自己改也行。那窗户就是没法住。。。

我完全理解他们的心情,我跟他们一样,尤其是看到熟悉的身影,老迈的街坊邻居冒着严寒,无奈的在润企那边哭诉和叫骂的视频,更令我痛心。我为莫名出现的这种状况而痛心,更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痛心。发生在300公里外的父老乡亲的点点滴滴,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业主在润企的控诉,并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况且就算是只有一户,作为开发商的润企就不应该解决么?

所以我着手用前期大家零散发出的信息,重新调整。当前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让润企里面整改,至少当前不是。为何不是?且听我慢慢道来。

任何解决方案都是在需求明确和问题定位的基础上,只有如此才能获取相对合理的解决方案。瑞达里奥那个不停旋转的螺旋,或许可以解释一些现象,我们需要在问题中寻找答案。

对业主而言,要求整改的需求看起来是明确的,但是问题并没有完全清晰。如果不抓住主要问题,而直接给出方案,那是容易出问题的,就像我工作中遇到的项目一样。但是这一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复杂,除了阳台的墙体,还有公摊面积的测算方式,以及违法的事实,虽然对手在当地的势力强大无比,力量也堪称完美。

所以润企能不能承认问题,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也是第一步可以着手进行的。我递交材料的主题就是,询问这些问题,看看润企是否承认问题所在。不管问题他们怎么合适,我需要他们更多的官方的信息,官方的回复,从他们的口中,寻找更多的答案。这一步,并不容易,甚至难于登天,但是也是相对直接的路子。

目前从多种途经获悉,润企参与信访回复的领导表示不会整改,并且其通过其他手段与部分业主沟通和施压。比如,通过东关、西关派出所给部分业务当事人打电话?通过联系部分业主的工作单位,进行做思想工作。

看出来他们是开始花心思了,但是这路子和出发点并不对。润企一部分负责人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及关键点,之所以通过这种途经,主要的目的还是在试图掩饰什么。。若不是,则大可当面拒绝就是,甚至获悉还可以直接叫派出所直接抓人。

但是他们没有,因为他们或许还知道一点点不能瞒着规则做事。违法一次已然不容易了,再多一两次,我目前尚未收到这方面电话。

目前他们没有合法抓人的证据,跟业主们缺少虹润花园完整的审批流程的证据一样。。。双方在不同的场景下,心情确实如此的一致。

他们时时刻刻在监视业主们的每一次讨论,甚至可以快速定位到业主电话和行为的有力证明,然后一举扰乱维权的人们,实现自己什么也不需要付出目的。而业主们这边也没有放弃,时时刻刻的准备,通过各种途径获取更多的有利于合法维权的证据。

有些业主耐不住了,说海了,这几天也没有人去信访局信访。。。他或许未曾意识到,润企前前后后花了何止五年的时间,将虹润花园小区的阳光没收了,不知道同时被没收还有什么,而我们要想将这些阳光和其他可能的未知的失去的东西,重新找回,岂是五天时间就可以找到的???

随着第一封递交给润企的疑问信件的发出,跟对手正面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