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 The Gay Genius 苏东坡传 (四)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黄金屋,对读书人来讲,开始的目标或许有一些希冀于出将入相,志向高的像苏秦挂六国相印,低的也是能够跻身举人之列,再不济或许还能回村做个教书的先生,度过余生。这些可大可小的愿望,看起来丰富饱满,只是未经社会毒打。

然社会生存竞争之激烈,政治环境之复杂,​又岂是刚出社会的一介读书人所能了解,尽管那些手持皮鞭者以前或许也是心怀天下的仁人志士,但是这并不影响鞭打从上而下甩动的幅度与频率。​要知道那些走到手持皮鞭位置的人,也或许是被一代代一层层的被鞭打之后,才侥幸获得持鞭机会。经历了生活鞭打之后,或许才可以见现实社会之一二,进而窥伺到政治玄妙,若非顿悟,无法抽身远离政治漩涡。


智慧如东坡,也不能幸免,与此或许也可看出,同样是读书,有的人读出了美好、旷达、信任,有人读出了争名夺利、恶意倾轧、搬弄是非、不死不休。一些人用读书换来地位,获取权力,来对付那些同样读书人,当然更多的是并没有读过多少书的人。阴阳交替,万物有更始,有恶人,自然也有不恶的人,也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普通读书人。

21世纪早已不同于公元11世纪了,读书的内容和含义也发生的很大变化,普遍认为好好读书是实现生活进阶,自身修炼的不二法门,更欣慰的是,很多人确实这样做了。这些人读书之后,成了构建社会繁荣发展的无数个体。

东坡所在的那个年代,一些人投身政治漩涡,利用手中的权力从事不可名状的勾当,不知道在东坡眼中是不是已经背离了读书人的根本奥义,然而更诡异的是,仍旧有一大波人明知危害如此,依然义无反顾投身其中。我倾向于猜测是一批像东坡、子由、范仲淹、司马光、欧阳修等不想把大好河山让奸人给霍霍了。

壮年时,东坡与子由莫不是为此而兜兜转转,有人说前期只有苏轼,中年以后才有东坡,也或是在居住东坡之后,远离官场之后,才真正悟出生命的真谛,然后尽其一生体验。

当前无论是物质生活的丰富程度还是文化层面的富足,毫无疑问是远远大于宋朝,无论是从仁宗、神宗、哲宗,还是到徽宗,从科学、技术、文化、理论等,人作为一个个体,其与自然的战胜中,胜利的次数也远超千年以前。“​新华社北京9月5日电(记者田晓航)小病夺命成历史,长命百岁不稀奇。70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从35岁增长到77岁,翻了一倍还多。”

当时东坡遇到的问题,大部分在当下或许不复存在,但是也不排除仍有一些问题,东坡那时解决不了的,放到今天仍然无法解决。不仅他解决不了,就是他和他们的时代那帮人,又能解决的了么?


历史不容假设,也没有如果,我们无法苛求历史人物解决当下问题,也不能带着今天的眼光去对待那时的鸡零狗碎,不过偶尔做些设想,也还是个有趣的话题。这不妨与那一篇正在写的我与时代,对照着来看。

不过,既然是假设,索性再大胆一点。东坡生在现在,大概率境况未必会比在坐的,在看的人好,当然他可能也会大家生活里遇到的各种并没有很大差别的身份之中。他的身份是多样的,一个守林人?不出名的地方官员?一个钢琴家?一名医务工作者?我不知道。也可能是一个志愿者,一名跨国公司的员工,一个学校的教授,保险公司经纪人,房产中介,一个营销公司的推销经理,也或者是菜市场里东奔西跑的小范,股票经纪人,房地产公司的高管。也可能是一个公司的工程师,是一个送外卖的小哥。。。

这些角色的划分,会让东坡大开眼界么?熟稔儒释道三家的东坡居士是否还是可以找到与自身、外界的共生之道?

电商发达,人们足不出户,便可购买千里万里之外的商品;医学的发达,让痔疮或许也不那么难受,东坡自己也不需要亲自做药草实验,进行分门别类的记录了,对于酿酒,制墨等,想来也是并不是多么难以完成的挑战。

苏轼在常州临死前说了啥?“西天也许有;空想前往,又有何用?“钱世雄站在一旁:“现在,你最好还是要做如是想。”东坡最后的话是:“勉强想就错了。” 

这与“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有什么本质不同么?我想​或许没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